阿遇

污水煮穆拉(2)

“菲利普在和我做的时候总是爱用手臂挡住脸,我都看不到他的表情!有的时候真想把他绑起来。”托马斯的这种抱怨仅限拉姆不在场的时候,而他唯二的倾诉对象就是他们都很熟悉的虐狗狂魔小猪和傻波。

“那就绑呗。”小猪在游戏中和傻波奋战着,漫不经心的回应了一句。

穆勒半天都没说话。

小猪不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发现穆勒竟然是一付若有所思的表情,眼睛还越来越亮了,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样。

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小猪假装淡定的扭回头,在心里点了两只蜡烛。

一个给拉姆,一个给穆勒。

白水煮穆拉(1)


穆勒第一次私下里见到拉姆流泪的时候,是在拉姆家的厨房里。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种事放在平时,可是相当稀少的。

没有输球,没有生离死别,只有他们两个。

拉姆用刚切完洋葱的手揉了眼睛,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作为补偿,他们丢下了厨房中的半成品,去餐馆中吃了拉姆喜欢的意大利菜。

托马斯请客。

【穆拉】并行列车(十四)


拉姆在自己的房间待了一下午,他本来去找过穆勒想问他要不要一起打打乒乓球,但是穆勒不在房间里。

打乒乓球是幌子,缓解关系才是主要目的。

穆勒不在,他只好在自己房间里看完了半本书,阳光渗入了一些橘色的时候,从海边归来的人叽叽喳喳的杀回了营地,今天球员家属可以留宿,领队在家属到来之前可是狠狠的告诉了球员今晚不能太过放纵。

一楼的客厅有了人声,在下面磨蹭了一会儿然后上了楼,径直走过了拉姆的门前然后进了屋关上门。拉姆在桌边竖着耳朵,最终也没有开门出去。

他盯着阳光下的书本发呆,想着一会儿吃晚饭还是要见到穆勒,心情就有些复杂,他不想把这称不上矛盾的矛盾拖得太久,总有些事情要说开,那早一点让穆勒知道也好。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细碎的声音不大但有些沉重,拉姆拿起来看了一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您好。”他按下接听键,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号码是他来巴西前不久刚换的,不至于这么快就被陌生人发现。

“⋯⋯”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他以为是信号不好,又喂了几声,但那边还是有声音。正当他要挂断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声。

是一个男人的低低的笑声。

他有些紧张了起来,他身边没有会这样戏弄他的朋友,即使托马斯这样干过,之后也会憋不住的哈哈大笑,而不会是像这样意味不明的、有些让人不安的笑声。

“您是哪位?”

“您是哪位?”对方反问回来,声音竟然变了,很明显是经过了变声器扭曲了的声音,虚假而又尖厉。

“我要挂了。”拉姆说。

这种被戏耍的感觉很不好,让人生气,也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那边又传来了笑声,音质被变声器捏成尖细的咯咯声,然后那个声音说:“你喜欢男人?”

“⋯⋯”拉姆忍着质问回去的冲动挂断了电话,只觉得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他想静下心来理一下关于这个电话的头绪,但是他发现他现在显然无法淡定下来。

首先是确定这件事要不要向球队反应,拉姆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先暂时不说比较好,手机号泄露被球迷骚扰的事情大家都有过,这次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然后就是这件事要不要和穆勒说,拉姆想到那张报纸,万一这次真的是有人针对他或者他们,那就有必要告诉穆勒让他多加注意。但万一这真是个巧合呢?这么点小事,犯得着弄得像多大事一样,让他担心,甚至会影响他的竞技状态么。

权衡再三,拉姆决定先不把这件事说出去,但还是要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要小心,这么打定了注意,他就出去找后勤要求换一个电话号码,回来的时候,早已过了饭点了。

带了家属的人都从餐厅拿了食物咚咚咚跑回寝室去了,穆勒一个人坐在窗边,面前堆了好多吃的。拉姆端着盘子坐在了他的对面,穆勒抬眼看了一下,没有说话。

“在生我的气?”

穆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不要像对一个小孩子那样对我说话。”

你本来就比我小啊,拉姆很想吐槽,但是没说话。穆勒往嘴里塞了好多土豆,腮帮子鼓鼓的,看上去真的好像在生气,还蛮有趣的。

他们沉默的吃了一会儿,然后穆勒终于开了口:“你晚上打算干什么?”

“看书。”拉姆简洁的回答。

穆勒刚燃起来的一点热情被浇灭了,无精打采的抱怨了一下:“咱们就不能做点情侣间该做的事情么?一起散散步看看电影什么的。”

“这太冒险了。”拉姆放下刀叉,突然间没了胃口,他感觉糟糕透了,关于他要退出国家队这件事他们还没有解决,现在显然又要在其他事上有新的分歧了。

“你说那个报纸?我明白,我明白。”穆勒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看上去就像在给一个小动物顺毛,这让拉姆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松了口气,穆勒不会在重要的事情上无理取闹,拉姆一直都知道。

穆勒也放下了刀叉,拉姆耐心的看着他把食物全部咽下,然后穆勒交握住双手,似乎在组织语言。

“我没生气,至少现在没有了。”穆勒没有看拉姆,而是盯着自己的双手,要是他对面没有人,那看上去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我知道你有很多顾虑菲利普,可能看上去我更像是没心没肺的那一个,但是怎么说呢⋯⋯我也并不是那么轻松的⋯⋯在你逐渐成熟的那几年,你的身边并不是我。你知道么,我有的时候都会因为这个羡慕巴斯蒂安和那个金发门将,我从来都不羡慕别人的,可唯独这点,是我不可能弥补的缺憾。你们一起走过那么多,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甚至是理解不了的。我一直在尝试着追逐和融入你们,可是⋯⋯”穆勒苦笑着摊了下手,“可是大概这就是代沟?这种事情你可以和巴斯蒂安说却不和我说,你走的太快太果断,我只是发现,无论怎样大概我还是不能进入你们最重要的那几年,我也真的很担心,会不会当我一个不留神的时候,就再也追不上你了。”

穆勒平时说话不少,这次也不是最多的,但却是最让拉姆感到意外的一次。

他真的从来都没想到穆勒会想这么多。

想起在年轻时的自己眼中那些发着光的、可望不可即的前辈,若要和他们发展出这种亲密暧昧的关系,好像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但这往往是站在前面的人所注意不到的,换做是自己依然这样,这次真的是他没有考虑到穆勒的感受。

拉姆感到有些懊悔,也有些抱歉。穆勒的直白好像能直接戳进心里似的,梗得有些难受。

“托马斯,我⋯⋯这次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你这么在乎这些以前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真的不必要纠结这些事情。

我和巴斯蒂安啊,十几年都没发生过什么,所以这不是一起经历过多少事情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换句话说,两个人真的合适了,才会在一起。”

“你真是这样想的?没有觉得我幼稚或是⋯⋯有些时候不能理解你?”穆勒绞着双手,对于拉姆的解释显然还是有些疑虑。

“你会嫌弃我太过老成⋯⋯或是有时候太患得患失么?”

穆勒笑了,当然不会,他想和菲利普在一起当然不会因为什么操蛋的隐忍而受到影响,倒不如说这反而是拉姆吸引他的特点之一。那这样是不是也能反过来认为,自己身上的活力和某些时候的孩子气,其实在拉姆眼中并不是什么缺点,而也是拉姆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呢。

穆勒看着拉姆越笑越开,直到把拉姆从一开始的宽慰笑到后来的心惊肉跳,他才继续拿起餐具,心情大好的继续吃了起来。

“对了,你的电话号码和其他个人隐私什么的,最近要注意一些。”拉姆终于想起了正事。

“嗯嗯嗯。”穆勒又塞了满嘴,含含糊糊的应着,拿起旁边的水杯,咕咚灌了一口。

“还有⋯⋯其实我觉得晚上除了看书,好像也能干点别的。”

穆勒的动作像是被按了一下暂停键,然后一口水喷了出来。


昨天换了新壁纸,晚上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得到了一个神奇的效果(-ι_- )

【穆拉】并行列车(十三)


放映室里有空调,凉爽,偏僻,没人扰。

屏幕上放映着对美国的比赛录像,大概放映到了一个地方,又被人倒了回去,来来回回好几遍。

身后突然有了动静,克罗斯惊的扔了遥控器,回头一看,往日聒噪的穆勒安静的站在门口,见他被吓到了,朝他抱歉的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便转移到正前方的屏幕上,那上面正放着他刚刚倒回去的片段。

拉姆和克洛泽的双人放铲,拉姆几乎是灵活的弹起了身子,而克洛泽也是马上起身,随后两个队内核心默契的轻拥了一下。

克罗斯不知道穆勒在身后站了多久,自然就不知道他跟着他看了多少遍,于是他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我⋯⋯我在学习⋯⋯”

然后他闭了嘴,一个中场球员要和一个准前锋和边后卫学习什么?虽然拉姆这几场比赛踢了中场,可这理由还是太勉强了。

穆勒没有说话,屏幕上的比赛已经过了那个片段继续进行了,他从地上捡起遥控器,又倒了回去。

克罗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然后迟疑的问了一句:“你⋯⋯你也来学习吗?”

“不是,我是来怀念的,”

这么看似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克罗斯居然有些听懂了,他以为穆勒和自己一样是来回味前锋大前辈的无上风采,于是感叹了一句:“是啊,看一场少一场了。”

克罗斯一句刀几乎把穆勒戳出血来,好在他没有继续补刀,双人放铲的片段很快又过去了,他回头想问穆勒要不要再倒回去,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

托马斯今天好奇怪,克罗斯这样想着,有些扫兴的关了放映仪,起身伸了个懒腰,缓慢的往餐厅移动了。

下午依旧是自由活动,但是规定不许干窝在房间里打游戏,穆勒想了想谁也不想见,哪里也不想去,对于下午的安排,还真是有些苦恼。

有球员的家属被接到岛上和球员一起放松,妹子们身材都不错,叽叽喳喳的换好比基尼在集合点涂着防晒霜,穆勒在窗边看了一眼,关上窗户屏蔽了这一大好光景。他想起距离这个岛不远似乎就是一个小的海滩景区,他思考了一下便决定了度过下午的方式,他要去那个景区低调的转转,还自嘲的想了想会不会有什么艳遇之类的。

至于拉姆,他关心,但是并不想问。

景区的人好多,即使这里并不出名,但也是多到头脑要爆炸的地步,傍晚肚子饿了的时候居然餐馆全满,穆勒等了好久,才在一个快餐店里找到了一个角落里的座位。

他啜饮着廉价咖啡,周围的人吵的很烦,大声的讨论着世界杯的事情,他想到足球想到拉姆,就觉得十分不开心。

“请问你对面有人么。”

性感的身材,明快的声音,带着口音的德语,穆勒微微抬头看去,礼貌性的笑了一下:“你好啊,又见面了,偷拍狂小姐。”

女人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叫住侍应生要了和穆勒一样的套餐,然后熟练的掏出本子和笔开始整理笔记,她偷偷的瞄了穆勒好几眼,然而并没有等来他的搭讪。

捏了捏手中的笔,她决定先开口:“照片不是我传出去的。”

穆勒挑了挑眉毛:“是你拍的?”

她抿了抿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说:“是的。”

穆勒竟然露出一个讥讽的微笑,在她看来很是刺眼:“好的,我知道你们记者的工作之一就是扰乱别人的生活,但是这样是不是有些太不地道了?我和你说,我们完全可以去告一个意大利记者企图偷拍德国队训练营还乱写报道为的就是扰乱军心,如果你希望我们这么做的话。到时候给你,还有你的祖国,带来的恐怕不是一点两点的舆论风暴了。”

女人似乎有些被穆勒吓到了,有些心急的向他解释:“对此我感到抱歉,穆勒先生,我无意打扰你们的训练,也不想把你们卷入这种徒增烦恼的舆论中,我真的是你的球迷,那天晚上在沙滩上⋯⋯也是偶遇,拍到⋯⋯那个,也是纯属意外,但这和我的记者身份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个⋯⋯”

“这样最好。”穆勒打断她的话,继续问到,“你把照片给谁了?”

“一个前几天泡吧认识的男人,他说他是你的球迷,我只给他看过一下,并没有把照片给他。”

“⋯⋯”

她不得不承认,穆勒沉着脸不说话的时候真的是有够可怕的,她真的好想立马把相机翻出来给他这样的表情拍张照片,可是她不敢。

“我冒昧问一下,您和拉姆先生……”

穆勒抬眼看了她一下,沉声说到:“什么也没有。”

然后他站起身掏出两份的餐费放在桌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这辈子最撑的一次,等到侍应生上好了菜,她强迫着自己把两份套餐都吃了下去。

今天乱七八糟的消息实在太多,小希退役了,二娃即将第一次在国家队带上队长袖标,看似毫无关联的消息,却因为一个人联系到了一起,然而任外界如何风起云涌,他就在那里,或许暗自里有惊有喜,但对外界却不言不语,任别人感叹惋惜。从年少时的青涩稚嫩到现在的持重含蓄,他从前辈的光辉中走出,又带领着身后的球队举起了那么多的荣誉。
昔日好友退役,相处愉快的后辈也越来越有了队长的样子,前队长会感慨吗?会欣慰吗?大概,是这样的吧。早就知道是铁打的球队流水的球员,所以才会在转身离去之时,那样的无所顾忌。

【穆拉】并行列车(十二)


比赛第二天的好处之一大概就是不用太早起,而且任务也不多,但穆勒还是职业性的起床了,想来想去提笔又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请假信,可不可以出去打高尔夫之类的。

信最终没能送到教练手里,它在经过队长那一关的时候就被击落了。穆勒并不沮丧,看着拉姆捏着信纸拒绝了他的邀请然后有些抱歉的表情,他心里不禁乐道这信写的还真是值啊,其实本来,他也没想过要出去。

“全部比赛结束后,就可以好好放松了。”拉姆把信纸折好揣进裤兜,然后眼睛看着别处补充了一句,“我陪你。”

穆勒觉得全世界的花儿都开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推门而入的两个人。

波多尔斯基,在球队里也算是前辈了,现在,正毫无形象的和小猪肆意的笑着。进门看见穆勒的表情和拉姆手中的信封,吹了个口哨:“情书啊?”

“托马斯向高尔夫表白的情书,被我拦了下来。”

“哦,她叫高尔夫?”

“她?”拉姆假装饶有兴趣的回应,“她是谁?”

“不是说情书吗,不是她难道是他?”波尔蒂回身便笑嘻嘻的袭击了小猪肋下,“难不成托马斯想超越我们这种被印在同性恋T恤上的壮举?”

“什么鬼壮举,”小猪反手抓住波尔蒂的手腕,一只胳膊揽住他的脖子,腰往前一挺想把他放倒,然后悻悻然“啧”了一声,没成功,“都知道那是在开玩笑吧。”

波尔蒂抓着小猪的胳膊继续挣扎,嘴上依旧不饶人:“肯定是开玩笑,谁愿意和你这蠢货印在一起啊?”

穆勒在一旁见怪不怪,但也着实的有些羡慕,小猪和波尔蒂要好得很随意,每天互黑开玩笑,有时又粘的让人牙痒痒,虽然生气吵架不在少数,但很快就能和好。

于是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叫菲利普“小矮子”或是菲利普对他娇嗔“傻瓜”,然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算了,还是现在这样好。

那边的战况愈加激烈,波尔蒂被小猪从身后抓住双手动弹不得,现在正尝试着向后踹小猪的薄弱之处,两人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一边的沙发上,波尔蒂又状态神勇的一个翻身杀了上去。

“别闹了,别闹了。”小猪举起双手示意停战,波尔蒂咧嘴笑了笑表示胜利,然后站起身子,用手向脖子上扇了扇凉风。

“我去拿点喝的,你们要什么?”

“果汁谢谢~”穆勒率先厚脸皮的开了腔,“冰镇的~”

当休息室只剩三个人的时候,穆勒显然就成为了焦点,在有些微热的空气里他提议来个冷笑话比赛,小猪挪到落地窗旁的沙发上大喇喇的瘫进去,干脆的来了句:“不要。”

而一边的菲利普也在装着认真看报的样子了。

穆勒看着拉姆,想到昨天的胜利,突然间就来了兴致,骑着椅子说:“要是下届欧洲杯也拿到了,婚礼就选在这里好不好?”

拉姆的脸埋在报纸后面没有反应,反倒是小猪来了兴趣:“什么婚礼?谁的?你有女朋友了?”

穆勒朝小猪一笑:“不告诉你。”

小猪“切”了一声,嘟囔了一句:“还是先紧着眼下吧,反正菲利普又不会参加下届欧洲杯。”

“没伤没病的为什么不参加?”穆勒也是心大,但很快便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他蹬着椅子转向拉姆的方向,“不参加?”

他听见报纸后的拉姆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猪也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自己好像戳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但他还是有些不解:“你⋯⋯没告诉托马斯?”

毕竟以他的感觉,他和穆勒的关系是比他和自己的关系要更好一些的。

拉姆终于放下报纸,折好了放在一边,语气有些迟疑:“还没有。”

“没告诉我什么。”

“我⋯⋯”拉姆绞着双手,无语的看了小猪一眼,“我要在世界杯之后离开国家队了。”

波尔蒂抱着饮料正要推门的时候正好撞上穆勒出来,他表情看上去有些阴沉。

“怎么走了?你的果汁!”

“你们喝吧,不好意思。”

波尔蒂莫名其妙的进了屋子,发现短短几分钟内,气氛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样子。

【穆拉】并行列车(十一)


或许真的是爱笑的人运气好?拉姆不禁这样想,穆勒还真的就在对美国的比赛中打进了全场唯一的进球。

雨水刺激的伤口大概不那么好受,拉姆看见穆勒眼睛一大一小的朝他笑,然后抬手摸摸他湿漉漉的头毛:“菲利你一沾水显得更矮啦哈哈哈……嗷!”

拉姆收回手肘正要说话,就看见远处一堆记者挤挤挨挨的等在前面,看到球员过来,便开始疯狂的咔嚓了起来。

他其实不太喜欢记者,想到以前自己年少气盛的时候甚至还总是期待媒体采访,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有些好笑。

有官员过来询问他球队接下来的行程安排,拉姆耐心的和他解释完的时候已经到了更衣室门口,然后他才发现穆勒落在了后面,并不只是一步两步的样子。拉姆没有多想,在这个所有人都认识他们的地方,被什么事情绊住并不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

美国队的一个队员走过来友好的询问他能否交换球衣,湿透的球衣粘糊糊的贴在身上很难受,拉姆友好的点头答应,然而脱衣困难症使他埋头揪了半天都没把球衣拽下来,他脑袋困在湿乎乎的球衣里万分尴尬的时候,有人成功的帮他从布料中解救出来。

“哦谢谢⋯⋯托马斯?”

穆勒站在他身后把手中的球衣翻好理顺然后交给拉姆,球衣湿哒哒的还滴着雨水。那个球员心满意足的和拉姆换了球衣转身离开,穆勒伸着脖子看他走远,然后伸出食指在拉姆眼前晃了晃。

“我进球了。”穆勒笑的意味深长。

拉姆光着上半身打了个冷战。

“干嘛啊菲利普,”穆勒的眼睛弯弯的,“吓成这样,怕我把你吃了啊?”

“因为身上湿着很冷!”

穆勒依旧笑的意味深长。

更衣室的门被躲闪的穆勒猛的推开,拉姆抡着手中的球衣啪叽一下抽在了笑嘻嘻的穆勒身上,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更衣室挺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们,被他们突然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

短暂的尴尬很快被强行掩盖过去,大家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而且比刚才更加大声了。

拉姆在队友乱哄哄的声音中舒展开表情,他们凭着穆勒的进球进了十六强,这个给全队给所有德国球迷带来喜悦的人现在就站在他身旁。

他们很快的融入到了更衣室的热闹之中,放松的同时也开始逐渐把神经拉到最紧,若说小组赛还可以容忍一时的失利,那接下来的比赛则不允许再有任何的失败了。

回到基地的路上并不吵闹,有几个人还睡着了,这或许说明小伙子们的不骄不躁,拉姆眯着眼睛安静的靠在椅背上,旁边的穆勒可是闲不下来,压低了声音和身后的队友开着玩笑,不一会身边传来椅子的颤动,拉姆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睡眼惺忪的默特萨克被换到了自己身边,看到拉姆睁开眼睛,抱歉的朝他笑了笑。

“吵到你了?”

“没有。”拉姆笑了一下,身子缩了缩给高个子的默特萨克挪了点空余的位置。

“他们都长大了啊。”听着后面的谈话声,默特萨克没来由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你也不老啊,怎么说这么老气横秋的话。拉姆忍着没有吐槽,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敷衍的打了个哈哈,就没再说什么了。

那一晚穆勒睡得并不安稳,房间里坏掉的电器已经被修好了,温度湿度都很适宜,床很大可以随便滚,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开心。

这不废话吗,自己好不容易弄瘫痪的电器,被这么容易的修好了,要是高兴才见鬼了呢。

可恶啊,下次还有什么理由去菲利普那里蹭床啊⋯⋯这么胡乱想着,比赛带来的疲惫感很快就让他睡了过去。

噫撸否更新了就再没显示过提醒,我还以为根本没人看⋯⋯忙完一段时间打开发现居然有评论_(•̀ω•́ 」∠)_好开心⋯⋯总之谢谢大家的评论我会继续努力!【大概⋯⋯

【猪拉】平凡之路

默默上来丢个视频,第一次剪⋯⋯当初脑袋一热就开始了,结果发现⋯⋯真的好磨人ORZ不过好歹剪完了QUQ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19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