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松鼠有毒

*入坑太晚…第一个足球同人……

*自带忽略原配技能…丽莎和克嫂对不住了QUQ…

*七夕虐狗虐穆拉…然而写的和七夕毛线关系都没有…

*情节内容无聊至极,嘛反正不会有人看…

*世界第一起名无能


一、
托马斯*穆勒眼巴巴的看着场中旋转跳跃的几个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是篮球场地,他的队长虽然身高捉急但依旧那么优秀夺人眼球。持球在手重心压低,灵巧的身影刷刷晃过对方,三步上篮轻松起跳,篮球稳稳地砸入框中。

他又叹了口气,摸了摸带着护具的右小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篮球场。

腿上受的伤让他不止烦躁了一星半点,不能肆意奔跑在足球场上本身就是让人十分不爽的事情,偏偏家里和朋友的事情神奇的突然涌来堆在了一起。只有几分钟的空闲他选择来这里看看拉姆的英姿,然而椅子还没坐热,就要走了。

就连春天里温暖和煦的风都不能抚平他的一丝急躁。他停下来喘了口气,咬了咬牙加快了步伐。

最近真是太不顺了。

上周末他拄着拐杖参加了一个婚礼,一对新人在众人的欢呼和簇拥下开始了相伴一生的旅程。爱笑爱闹的他在角落鼓掌微笑,心里对两人相携的憧憬像是海浪,不急不缓的冲刷着心脏,麻痒难耐,有些喧嚣,但是却彻骨冰凉。

再怎么说,他喜欢的是个男人,况且还是他的队长,两人虽然暧昧至极,但却从未越过底线。

拉姆甚至默许他可以在高兴的时候亲吻他的额头和嘴角,往往是在赢了球的庆功会之后,清清浅浅的喜悦和告别在角落的黑暗里绽开,不带一丝别的意思,纯粹是因为高兴。

但即使是这样微小的亲昵,也足以让他高兴一夜。

他感觉他们像是在热恋中一般,用脚下的足球谱写的旋律达到了共鸣,对方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看上去都那么自然而又熟悉,他们心照不宣,仿佛彼此都成为了自己生活中的理所当然。

拉姆表现的很淡然,像一只猫一样,明明是在蹭你,可是针瞳中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穆勒也并不急,反而还有些享受这样暧昧的气氛,但是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还年轻,可是拉姆,已经比他多走过了6年。

二、
最近的拉姆有些烦躁,他和穆勒之间的默契就像一个没有上了油的机器,有些时候甚至会出现一些卡顿和滞涩。

有时会有一些小小的争议,夹着淡淡的火药味,然后被一方强制叫停,短暂的沉默会有点难耐,他们闷头各忙各的。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专心于手里的事情——拉姆可以,但是穆勒不行。

上周末他参加了一个婚礼,和穆勒一起,他大致能想象到那对新人一起走了有多么远多么不易,其实他和他们并不熟,但是意外的是自己受到了邀请。拉姆冒昧的询问是否能带穆勒一起赴约,对方似乎并不意外,爽快的答应下来。

这好像是他们近期除了训练和球赛之外难得的交集。当然在穆勒受伤之后就连训练和球赛都不在一起了。

仪式平淡而又圆满,穆勒很高兴,但是也仅仅只是高兴而已。

交换戒指,互相亲吻,所有人的焦点都在前方两个男人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不是。

拉姆伸出手,穆勒挣扎着起身鼓掌祝福,拉姆的手顺势放在扶手上,也站了起来。

时间有些小小的停滞。

“菲利普!”

突然回神,一个篮球照着脸糊了过来。

穆勒的身影随着关上的门砰的一下消失。

好痛。

拉姆捂着鼻子。

三、
没有了太阳,天空迅速的暗了下来。

城市的灯光给天幕罩上了一层暖橙色,没有星星,连月亮也没有。

在知道了拉姆还留在训练场的消息之后,穆勒没有回家,而是去训练场找拉姆,他今天的情况有点奇怪,这点穆勒能看得出来。

场馆内传来嘭嘭啪啪的声音,没想到他还在篮球场,拉姆看见他就笑了:“来训练?”

穆勒摇摇头:“来看你。”

然后拉姆继续去投篮了。

穆勒在旁边夸张的指手画脚,间或啰啰嗦嗦的带些吐槽和冷笑话。拉姆开朗的报以微笑,但是却没怎么说话。

穆勒的短信和电话一阵比一阵响,他想了想调成震动回短信。

“菲利普,什么时候回家啊。”

“我再等一下,你先回去吧。”

“我等你。”

“有些人是等不了的,托马斯。”

拉姆这句话淡淡的,但却好像瞬间张开了什么不得了的结界,亮度正好的灯光变的有些刺目,少了篮球拍击的声音,偌大的场馆一下子静的可怕。

“菲利?”忙着的大男孩停止了手里的事情转过头来不安的看他,虽然他平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对于感情这种事却是该死的敏感。

“我曾经有一次想献血…”拉姆走过来似乎开始说不相干的事,“病人和我是一个兴趣协会的,那是一个庞大又松散自由的组织,我在之前根本都不知道他,后来协会的人义务发起志愿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志愿活动给他献血。但我那时恰逢一个小伤,状态又有些低迷,我一直在想,等等吧,伤好的差不多再去,现在工作太忙而且太累。后来,你应该也猜到了,就在我终于觉得有空闲时间可以去的时候,我得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我很抱歉。”

“有些人是等不了的,托马斯。”拉姆又重复了一边,在讲起刚才那些话时他交握的手指用力的骨节都发白了,然后他终于放开双手,从椅子上的运动挎包里拿出了一张薄纸递了过去。

“我要结婚了。”

“……”

“她是个很好的人,比你好多了。”

“……”

“她怀了我的孩子。”

四、
穆勒还在看着门口,1个小时前拉姆消失在那里,而现在,已经快12点了,夜里十二点。他捏着那张纸,上面写着一个熟悉一个陌生的名字。

还有一分钟就要开始新的一天了,他们也要迎来新的惊喜,他们有队嫂了,他们也有小队短了。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穆勒的失去之上。

可是他到底失去了什么呢,他依旧是他的队长,仅此而已,毕竟他们连情侣都算不上。

穆勒开始苦笑,然后开始哭了。

炫目的灯光似乎无限凸显了一个人的孤独感,此时的他却连起身关掉灯闸然后离开的心情都没有。连日的伤病和劳累令他的心也困倦不已,然而他终究要离开这里自己一个人回到家然后好好休息,他可不想在队友第二天来训练的时候发现玻璃心被摔成渣渣的托马斯穆勒,毕竟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生活还是要继续。

他要理清思路理清拉姆这次的选择给他带来的冲击,他的菲利有时冷漠有主见的令人发指。穆勒敢打一万个保证,第二天拉姆依旧会是那个平日里正常的队长,所以自己也要一样,像平时一样欢乐一样逗比。

扯淡,这可能吗?

他全部的感情分成了三份,足球拉姆其他人,爱情友情亲情里哪样都不少拉姆的影子,现在突然天翻地覆的搅在一起,一张薄纸一句话语就要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从生命中生生抽离,要他第二天一切如常?这TM可能吗?

但他们终究是两个个体,分开了也一定都能好好活下去。

这就像是什么呢……对了,你的职业生涯仿佛就为了那么一个顶级赛事而战,一生一次,可是在你想到冠军的那一霎那突然有人和你说,你最多最多,只能获得亚军。你在哪怕是预选赛之前就知道,你最多只能站在别人旁边作为陪衬,你和生命中最渴望的东西,世上没人比你更接近,但是没人比你距离它更遥远。

那么你还会去奋斗吗?会去全力以赴的为人作嫁吗?

穆勒心里清楚,在这样的决赛上他甚至都没有奔跑。就被不知名的对手灌了无数个球。

身体像灌了铅,几分钟之内闪过的想法惊人的多,那些美好的,绝望的,能够留住拉姆的方法和希冀,终究化成虚幻的泡影,随着他踉跄起身的时候,忽然的消散了。

他抬头看着墙上跳着秒数的电子时钟,默默的给新一天倒计时。

56,57,58,59。

00:00 1/4

“哦尼玛。”

穆勒揪出拉姆刚刚递过来的请柬一样的纸笺,刷的展开。匆匆瞄了一下,然后翻到背面。

“愚人节快乐,亲爱的托马斯,愿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爱你的拉米。”



评论(13)

热度(42)

  1. 葛子谙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嘤没看完会恨死作者但是看完会爱上作者啊
  2.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