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一)

*废话多,白开水

*忽略原配技能点满(有了原配还怎么甜啊QUQ)

*篇幅不定,入坑时间晚,还在恶补足球知识,本文设定于2014世界杯。

*出现常识性错误或剧情不合理或者人物OOC…别见怪哈,认真你就输了(=゚ω゚)ノ,不喜食用求轻喷请点叉QUQ

一、

在这个大半部分国土都处于热带的国家,显然大部分时候是不分什么冬夏的。

阳光似乎永远那么热烈,就像这个国家对足球的狂热一样,这一共同的爱好连通了全世界的血脉。 空气中躁动着什么不安的分子,今年似乎是个注定不平凡的一年,就连海边一个平静小村的百岁老人也感受到了这点。

他们迎来了一群特别的邻居。

但这也只是听说,他并不关心村边建了怎样豪华精致的别墅,也并不关心那里住进了什么人,他一直在这里生活,没见过的有太多,也不想知道太多,活在当下了一辈子,生儿育女,直到现在步入人生之末的时候,也是每天弹弹小曲,子孙绕膝,活的悠闲而又拮据。人生经历虽然不少,但也不多。

他已经老了,简单的活计可以帮忙做一些,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淡然的过着生活,慢慢的等待着走向什么终点。

他习惯在早晨和傍晚的时候自己溜到海边去,待上那么一小会儿,然后在太阳高照和夜幕降临的时候回到家里。

海滩永远是他眷恋的地方,谈不上喜欢和爱,纯粹只是因为,这里是他大部分的人生。

他的妻子离开他有30多年了,他一个人在后辈们的簇拥下继续生活,似乎也并没有觉得寂寞,时间可以冲淡太多东西,转眼间,就连他自己也到了该回忆人生的时候。但不知为什么,那个记忆中已经模糊成一个影子的女人,好像在淡去了将近30年之后,反而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毕竟,在他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最强盛最美好的那段人生中,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就是那个一点也不可爱也不美丽的女人。

其实大部分时候他也只是坐着发呆,怎么说呢……百年多的时间,似乎还真没有什么精彩的值得铭记的事情。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点滴,却似乎成了此时唯一能回忆的东西。

然而今天似乎有什么事情总是不遂心。白天有什么车队吵吵嚷嚷的经过了村子,他早已过了好奇的年纪,因此对于几个白人扛着摄像机和话筒叽里呱啦的说着外语采访他这种事,他并没有什么认真回答的兴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傍晚,他的个人世界被打破时,他才突然有种感觉,这个夏天,似乎是不会平静了。

哦对了,今年是世界杯。

今天那些采访的人好像问了他,是否认识一两个德国球员。

“不认识。”他这么回答。

这是事实啊。

因此当远处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海滩上奔跑嬉闹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人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他只是有些生气,一群小兔崽子像是侵略者一样掠夺着他的平静。而罪魁祸首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太阳完全落下的时候,那群人似乎终于要收声滚蛋了。于是他决定在海滩边多待一会,弥补一下刚才被打扰的不爽。晚上的大海也很美,他似乎很久都没见过了。

浪潮的声音很大,风不小,他坐在海边一动不也不想动,突然想就这么坐成一块石头也挺好。

然而就算是这么微小的平静,也被两个不合时宜的人打破了。

注意到漫步而来的两个人,已经是避无可避的时候了,他耳朵不太好,听不清他们说的话。年轻而富有磁性的男声混合在海涛声中,间或有些一两声低笑,并不是那么让人反感,他反而还觉得这气氛挺好,于是他就继续坐着,并没有动弹。

来者一高一矮,高个子的人显然活泼一些,似乎一直是他在说话,他走在矮个子的那个人前面,有的时候侧过身回过头,有的时候就干脆面朝着同伴倒着走。

他们在不远处停下脚步,并肩坐了下来,显然没意识到身后不远处的草丛里还有一个人。高个子的人还在说话,然后突然就从地上弹跳起来,对着大海喊叫着些什么。

他那么努力那么认真的喊,反反复复好多次,似乎像是要用尽全力反抗全世界的声音。

年轻真好啊。饶是一大把年纪已经无欲无求的他也不禁心生感慨。

老人听不懂他们说的是哪种语言,但是全世界通用的断句方式还是让他听出,那句不长的话中,有一个人的名字。

菲利普·拉姆。

那是他第一个,大概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知道的德国球员的名字。



tbc.

评论(8)

热度(35)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