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三)


三、

比赛期间的中转是很紧张的,轮渡大巴飞机酒店,全队转移的过程中一刻都不得清闲,而他们也被严密的保护起来,饶是如此,也不可能把他们像犯人一样的关起来,他们需要放松。

比赛前一天的晚上往往都是在当地的酒店,住宿制度又恢复了以前的双人间。在经过了一系列的交通工具的折腾下,有人选择早点睡觉保持精力,有人则执着的研究战术打法,也有人选择放松心情,去感受一下异国城市的风情。

拉姆一个人在屋子里看着教练给他的笔记,穆勒和波尔蒂他们出去了,带队的是小猪,这点他比较放心。巴斯蒂安本来要留下来和教练一起商议一下明天的比赛的,说实话,看着他眼里不安分的光拉姆还真有些不忍心,但他还是没说什么。

小猪的折磨直到勒夫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门口的时候结束了,两个二货在那里推推搡搡,显然是谁都不好意思进来。

“咳,”教练清了清嗓子,“巴斯蒂安,你和他们出去吧。”

“……!”

“你带着他们出去还靠谱一点,光是他们几个我还真不太放心。不要乱吃东西,别喝酒,别回来太晚,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教练大人。”小猪朝门口做了个鬼脸,“走吧。”

“菲利普不来吗?”波尔蒂和小猪都要走过拐角了,穆勒还在门口不死心的问。

“我不去。”拉姆迟疑了一下,“还有很多事没定下来,明天开会的时候还要说。”

“好好好我知道,你最伟大了。”穆勒悻悻然的甩上门,一时间小会议室里有些尴尬的沉默。

“在国家队都算半个前辈了,还是每天像小孩子一样。”拉姆有些尴尬的数落着穆勒,虽然他自己也知道,穆勒在大部分时候表现的很棒,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这样。

好在老辈几人都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并未对此多做置评,讨论继续下去,不一会意见便达成一致。拉姆要了勒夫的手记和一些比赛的录像,回到了房间。

洗完澡,穆勒没有回来。

手记翻了一遍,穆勒还是没有回来。

拉姆抬头看了看表,十点半了。他有些不爽,然后关上灯放了一盘比赛的录像。

明明灭灭的屏幕不安的在黑暗的房间中闪着光,激情澎湃的比赛录像此时却吸引不了他的任何兴趣,高速运转的大脑有些不堪重负,偏偏身下又是松软舒适的沙发,虽然有些担心队友,但拉姆的神智还是在一番挣扎之后滑入了黑甜乡。

猛然惊醒,是在屏幕中的比赛画面爆发出欢呼的时候。

录像中的球队进球了,亮眼的黄绿色海洋闪得眼睛都有些疼,他咪着眼睛挣扎着摸出手机。

已经快十二点了,穆勒还是没有回来。

他想到穆勒今天念叨着的那家德国餐厅,突然间有些不安。他拨了几个号码,都是无人接听,困的七荤八素的神智像是突然被浇了一盆冷水,他给比埃尔霍夫拨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换了衣服出了门。

他顺着大道一家家店子看,压着帽檐,尽量避开人群,狂欢的人们显然没人注意到这个行色匆匆毫不起眼的小个子男人。而他们今天查的那几家餐厅显然并没有熟悉的身影。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世界杯像是给这个城市注射了兴奋剂一般,街边的酒吧还是人员爆满,随处可见的公屏放着各场比赛的录像,四处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国旗,热烈的桑巴国度感染了所有人,不夜的天空倒映了整个城市的光怪陆离。

他看着这样的喧嚣,不安和烦躁的感觉达到了顶点,突然间有点口干舌燥。

一条街转眼就走到了尽头。

前面的灯光明显的变的昏暗暧昧了起来,由主街的高端餐馆变成了以酒吧和小餐馆为主打,拉姆在路口权衡了一下,人很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好在酒吧都不大,他在窗口就能大致看清内部。然而在找了半条街后,依旧没什么收获,他捏紧手机,穆勒的号码依旧无人接听。他想是不是自己太多虑了,没准现在他们正在哪个地方享受着比赛录像和美味,而自己像是老妈子一样神经质的想要管束着他们。

“hey!小个子!你在这里干嘛?怎么不进去?”突然间近在耳边的大叫把拉姆吓了一跳,一股浓浓的酒味从耳后传来。身后的人哈哈一笑,挎着他的胳膊就要往里走。

“请放开。”拉姆一手拽着窗沿,把另一只手从男人怀里抽出来,“不好意思,我认错店……”

“大晚上的你带着墨镜干嘛?哈哈哈难不成你是什么明星?”
拉姆还没来的及反应,一只手就胡乱的糊上他的脸,刷的一下把他的墨打掉了。

“不是…”拉姆死死压住帽子,在这里被人认出来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他刚想转身,腰就突然被箍住了,他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被另一个人从背后像拔葱一样抱了起来。

“放开我!”拉姆愤怒的掰着男人的手臂,路边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混乱,都停了下来。

男人转了个身把他放到地上然后压低身体,他趴在窗沿上整个身子被环抱在男人的怀里,后背紧紧的贴合着男人的前胸。

“菲利普·拉姆?”不管不顾旁边的人,男人就保持着那么一个暧昧的姿势在拉姆耳后低低的问道。

拉姆愤怒的伸着脖子把脸远离男人的气息:“你能不能放开我?”

他听到身后的人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揽着他的肩膀站直起身子,对着刚才的醉鬼说:“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朋友,他在这里等我,不小心妨碍到你了,我代表他向你表示歉意,现在我们能走了吗?”

醉鬼扫兴的挥挥手,一场干戈就这么被化解了,路人纷纷散开,拉姆看到了地上不知被谁踩碎了的墨镜。

男人揽着他的肩膀迅速的离开这片区域,到了刚才的十字路口,拉姆不动声色的挥掉男人的手臂:“刚才谢谢你,我想我们可以各回各家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菲利普?”

这样直接又亲昵的称谓让拉姆有些不悦,虽然这个男人是帮助了他,但一想到他刚才的举动,拉姆就气不打一出来,他微微抬起头从帽檐底下看到了男人挂着玩味的微笑的嘴角。
“不是,”拉姆皱起眉头,“你认错人了。”

“那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觉得你和我喜爱的球星很……”

拉姆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喂?奥利弗?”拉姆接通电话,不等那边说话,他就清晰的对电话说,“我在酒店那条街向东边的第二个路口,不用担心,室友说会来接我,我马上回去。”

电话那头显然一愣,然后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好的,我知道了,那个…托马斯他们一直在地下娱乐室里打牌,手机都在一个包里放在一边所以一直没有听见,他们哪也没去。”

“好,我知道了。”

突然间嗓子就有些涩涩的。

“菲利普?你说你室友去接你是……”

“没事了,我马上回去。”

“好的,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拉姆朝那个男人做了一个就这样的手势,男人看起来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

“用不用我送你回去?”让拉姆没想到的是,他突然过来拉住自己的手。

“不用,谢谢。”拉姆奋力甩开,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向灯光明亮的大街。

他感到那个男人在他身后一直在盯着他,直到他把自己埋进熙攘的人流,那种黏糊糊的感觉都没有消失。他很愤怒,但是不可否认的,有些后怕了。

托马斯,拉姆抿着嘴唇发誓,我回去一定要杀了你。


tbc.

评论(5)

热度(33)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