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脑洞一

*办公室AU
*很无聊

就算你是一个深得项目经理青睐的主策划,在得到自己中意的工位时,也丝毫不能阻止隔壁项目组的负责人在他的对面放一个聒噪的美术。

这本应是一个处于项目组边缘的、可以很安静的去工作思考的角落。

拉姆的确有想法也有表现欲,但那仅限于他想主宰的领域,大部分时候他还是沉稳而又低调的,这个角落很好,他中意了很久,然而在搬来的第二天,对面的工位就换了邻居。

从高雅歌剧到街边流行,所有拉姆听过的没听过的歌都被无止境的塞进耳朵里,午休间隙无休止的游戏声和讨论声让拉姆简直想一脚踹翻对面。一波波来询问或是找对方玩耍的人似乎没有止境。看到对方偶尔不顺心情低落的时候拉姆甚至想咬牙切齿地冷笑。

就算对拉姆的以上干扰有些抱歉但依旧能厚着脸皮来借东西,有时工作中会接到对方隔着那一小块玻璃丢过来的糖果和零食。拉姆无时不刻都在想:神啊救救我吧快收了这个妖孽。

直到有一天,神大概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

后知后觉的知道对面项目组已经解散的消息,是在拉姆第三次午休睡过了之后,对面的人已经三天没有来了,他关掉电脑上人事调动通知的对话框,站起来朝那边看了看,往日那群让他不得安宁的妖孽乱党的座位,竟然已是人去楼空了。

他站起身绕过座位,对方座位上正对着他的死角那里,静静的半靠着一副人物速写。

拉姆一眼看出来那画的是自己,还被调皮的加上了耳朵。而画像前面像贡品一样摆着一个松果。

他突然想到他对他的烦心几乎到了对别人乘以二倍的水平,是不是因为他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所以在他离开之后,自己才会有着比离开别人多于两倍的空虚。

对方的名牌还没有摘下。

托马斯·穆勒,拉姆坐在空了的位置上,第一次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Fin.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