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六)



太阳的光线都隐没了之后,四面都是落地窗的餐厅在灯光的照射下就显得通透而又明亮,球员就餐完毕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附近的小别墅陆续亮起了灯光。拉姆看着一个个的队员吃完饭离场,坐在他对面的巴斯蒂安也终于磨磨蹭蹭的清理掉了盘子中最后剩余的食物然后站起了身,他想他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穆勒还没回来,他和队医还没吃晚饭。

“一会儿要开个小会,讨论一下对加纳这场的情况,不要忘记了。”

巴斯蒂安点点头:“菜都凉了,别再等他们了。”

拉姆有点语塞,他干涩的说了声好,然后放下刀叉,也站起了身子。

去什么海滩啊,拉姆收拾着东西心里吐槽,自己当时根本都忘记了要在每场比赛后开分析会的事。而且,即使去了,也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好像大部分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穆勒在说话的。

考虑到某元老球员近乎严苛的作息,会议在接近九点的时候便结束了,拉姆往回走的时候,正好路过经历着生离死别的小猪和傻波。

“哦卢卡斯,我们寝室还打算去吧台拿些吃的然后喝点啤酒,你不去吗?”

“贱人!”波尔蒂愤懑的抱怨,但还是脚下没停乖乖的往寝室走,剩下小猪背影落寞的向他做着鬼脸。

拉姆想到分寝室的时候巴斯蒂安在米洛和自己的双重注视下硬生生把猪爪子从卢卡斯的名字上移开,于是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路过了。

走到自己住的那栋小别墅,拉姆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下,穆勒房屋的灯亮了。

在一楼的公用客厅拉姆还在纠结要不要去海滩,要不要等穆勒来敲自己的门。他大致看了下冰箱,带回来的食物丝毫没动,他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上了楼。

“托马斯。”他轻轻的敲敲门。

“菲利普?等下。”

椅子挪动的声音,穆勒踢踢踏踏的过来开了门。

“什么事?”

拉姆被这个“什么事”噎住了,一直以来他从穆勒那里收到的问询大多都是“要不要去……?”,这次他本以为他会问去不去海滩的。

“没事,”拉姆摇摇头,“你没吃饭吗?伤怎么样了?”

“吃了。没事。”穆勒回答的简洁,靠着门框,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他,“进来坐吗,菲利普?”

“不用了,只是来关心队员。”拉姆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你没事就好。”

“我去过海滩了,自己。”穆勒依然看着他,一针见血的回应了拉姆的尴尬,“你们开了好久的会,我知道你回来的时候肯定不会同意去海滩的,又不安全又影响休息,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会这样说?”拉姆莫名觉得有些生气。

“连我申请去打高尔夫都不乐意,别说大晚上的跑去海边。虽然打高尔夫你是第一个换好衣服到达集合地点的,并且还弄错了日子,整整早了一天。”

“你少说点话能死吗?”拉姆搞不明白为什么穆勒今晚的话处处都带着火药味,“我是来关心你,不是来和你找气生的。”

“别说我,倒是关于你自己,就没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我?我只记得球场上我问你要不要去海滩散步。”但是我搞不明白你现在的情绪是怎么回事。后半句被拉姆生生憋回去。

“我说那之前。”

“那之前我只记得一个禽兽要在比赛前一天毁了两个重要的球员。”拉姆冷冷的说,“还是你觉得我那天拒绝你有什么不对?”

穆勒叹了口气:“那天晚上,为什么你遇到那么危险的事却没和我们说?”

那么危险的事?拉姆愣了一下:“托马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去海滩边的时候走的挺远,刚好有一个外国狗仔记者在营地附近转悠,他和我说那天晚上他在酒店附近的酒吧街看到了…”

“不对,”拉姆打断他的话,“那天应该没有人认出我,光线很暗,全是起哄的醉鬼,我一直带着帽子都没有摘下来过,除非近距离接触不会有人认…”

“菲利普?”

“和你说话那个外国记者长什么样子?”

TBC.

评论(5)

热度(24)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