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八)



“天这么黑你出来瞎跑什么?队长不是得以身作则吗?”

回去的时候拉姆又被第二个人影吓了一跳。穆勒从大门后跳出来,咧嘴笑着的脸在暗淡的光线中被照的沟壑纵横:“自己去哪鬼混了?”

“我又不像你们。”拉姆觉得自己应该没好气的回他一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清他是穆勒之后真的是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今晚两个人的影子印在了那个海滩,但是却在错误的时间。

只有相遇才是王道。

“我不想再让你有任何危险了。”穆勒仗着身高揽过拉姆的肩膀,“以后晚上出去一定要我陪你。”

拉姆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托马斯,我是男人,我比你大,我是你的队长。而且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

穆勒开始放出“盯着看”的大招,辅以语言攻击:“那天在船上拉着手你不是很高兴吗?”

“那是因为祝贺!因为你进了三个球…”

“小组赛赢了就可以拉手是吗?那要是决赛我进球了是不是就能上了你?”

拉姆心里爆出一万句脏话,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托马斯这样恬不知耻的说出来。堂堂队长大人被一句调戏噎了个爽,托马斯的二简直就是他的天敌。而让他更感无力的是那边二货的憧憬还在继续:“那要是赢了下次欧洲杯,你是不是就能答应求婚了?”

拉姆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无可奈何的说:“先保证小组出线吧…你哪来这么多自信?”

“你给我的~”托马斯再次笑的一脸褶子,“而且你这是同意了吗?”

“同意个头。”拉姆往回走,“对了,你在这里干嘛?”

“找你睡觉啊…等等别打!我说真的!”

拉姆停下举起的拳头。

“今晚好热,我那屋供电出了问题,空调除湿器和灯都不能用了…后勤的人说明天才给我解决。”

“你不能找别人睡吗?”

“和别人睡都太挤了…想来想去只有和菲利普睡最舒服因为几乎下面的地方都是我的…”

拉姆的拳头还是落了下去。

穆勒一声惨叫倒了下去:“菲利普你打到了我的伤口好痛啊啊啊啊我要瞎了!”

拉姆一脸抽搐:“穆勒影帝请问你是小孩子吗?”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见了啊啊菲利普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东西了啊啊啊!”

“……赶紧起来我警告你晚上不许打呼噜。”

“好的我们快走吧。”影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魔爪一伸抓到拉姆的手紧紧握住,阻断了拉姆所有把手抽出来的挣扎。

“托马斯放手!万一有人…”

“管他的呢,你刚才说的你喜欢不是吗?”

“我没说过我喜欢!”

“可你也没否认啊。”

“……”拉姆闭了嘴不再和穆勒争辩,在胡搅蛮缠这方面他向来都不是穆勒的对手,更何况穆勒从来都不在人前这样对他,平时他在拉姆面前只是一个耍宝犯二的球员,给足了拉姆面子,所以拉姆也乐得和他相处。穆勒会犯二,但是他不傻。

可是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是有两面的。

他们是怎么熟悉起来的,许多久远而平淡的小事拉姆自己都记得不大清楚,只是好像突然在可以无话不谈的时候发现,什么时候久违的滋润感像是大雨一样浸润了灵魂,他在雨中的世界看到了自己灵魂的倒影,那个倒影与自己的灵魂那么不同却又那么般配。

他明白自己喜欢透了这种既不枯燥乏味又不过分甜腻的感觉。

身边路过的亲友行色匆匆,只有那个倒影一直存在,而雨也越下越大了。

突然有一天就担忧起来,要是雨停了怎么办,要是他不在了怎么办。

会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消失吧,他想。

这样消极的想法直到那个倒影逐渐清晰然后颠覆了他的世界时都没有结束,他告诉他他想和他在一起。

可是倒影和晴空,虚幻与现实,爱情和现今,怎么可能是共同存在的事物呢?

拉姆也是个极端固执的人,自己坚持一件事无论过程如何,如果成功便会有人说你聪明,如果失败便会有人说你愚蠢,这点他早就知道,所以他一直在锻炼自己可以尽量无所谓别人的眼光。得到自己想要的,这难道不是生存最基本的准则吗?

可是如果足球和穆勒都想要,那要怎么办?

会不会什么都失去了呢?

他想到了灵魂湮灭的样子,心灵在烧尽的时候,大概连尖叫都不会有。

他顺着交握的手抬头看走在前面的穆勒,托马斯…也会想这些吗?若是我答应了他,我们能这样拉着手走到多远的地方…

穆勒感到自己牵着拉姆的手渐渐的有了压力,似乎是后面的人无意识的紧张,于是他突然停了下来回过身,心事重重的拉姆一头撞进了他怀里。

“想什么呢?”穆勒按住拉姆的后背,有点不满,“别告诉我你和我拉着手的时候还在想以后怎么加强球队管理。”

令穆勒意外的是拉姆没有丝毫表态,没有抗拒也没有亲昵,他奇怪的看了一下拉姆,小队长的表情在黑夜里模糊不清,他似乎在努力掩饰着什么,起伏的胸膛显示他现在并不平静,他看到向来坚毅果敢的拉姆久违的迷茫,好像他的周围都是悬崖,不管谁随便的怎样推他一下,他都会心甘情愿的跳下去一样。

穆勒的心突然跳的很厉害,他小心的微微张开双臂,像是一个还不太熟悉拥抱别人的孩子,在看到拉姆依然沉默之后,穆勒轻轻的收拢了怀抱。

怀里的拉姆僵硬的像个木棍一样。

穆勒想拉姆要是一只松鼠的话现在肯定连尾巴上的毛都炸起来了。说来也是奇怪,球场上比这更加亲密的举动他们都过经历过无数次,可是一到平常就青涩的像学生一样,这种明显带着意义不一般的感情的亲吻和拥抱,他们向来都格外的小心和克制。

说真的,要呵护他们那没名没份的感情,真的是一件太累心的事情。

而等待是穆勒唯一能做出的克制,前面只有希望和绝望两个选项。

怀里的木棍好像发了芽,穆勒感到腰上轻柔的回拥,那双手臂似乎有些颤抖,然后后脑被推着低下了头,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面庞,微阖着眼睛凑了上来,拉姆浓密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垂顺的眼形显出令人心动的温顺和可爱,然后——

嘴唇传来温柔的触感,像是星星之火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烟花,穆勒在突然到来的幸福的眩晕中看到了春天的万紫千红。

TBC.

评论(10)

热度(34)

  1. 蒹葭37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