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九)


晨跑完毕之后,德国队的主帅大人照例在海边做几个深呼吸,虽然还很早,但是太阳已经爬上了半空,他的小伙子们经过了昨天的休息,今天又要有一些战术训练了。明天对美国,他意外的在比赛日前一天就开始紧张,对方领头羊是克林斯曼,现役的德国队员中有很多是他俩一起扶正的苗子,那时他还走在他的身后。

对加纳的这场对士气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也在情理之中。队员被洗掉了第一场胜利的喜悦和浮躁,现在正在慢慢的沉淀下来。

这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站在海边深深的呼吸,脑中划定的模糊的人选和战略随着全身涌入了清新的空气而有些清晰起来。

他知道回去便会看见井然有序的享用早餐的队员,不管赖床与否他们起床的时间总是差的不太多,这绝大部分归功于他的队长,因为除了克洛泽寝室外其他很多人的起床闹钟是松鼠叫,就连队副有时候都不例外。

当然巴斯蒂安大部分时候是被卢卡斯的早安电话吵醒的,卢卡斯几乎在睁眼的同时就开始挣扎着给他打电话,即使在明显有时间睡回笼觉的情况下也如此。显然卢卡斯对巴斯蒂安对于寝室的选择还是有些怨气的,他十分尊敬和喜欢前锋老大哥克洛泽,但这并不代表随性热血的他喜欢老年人的作息习惯。鉴于此卢卡斯和小猪已经到了见面除非腻死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比如现在,勒夫刚迈进餐厅的时候就看见卢卡斯一口水喷在了巴斯蒂安脸上。

“这是神马哈哈哈哈哈,”无视掉小猪的怒视和队友惊异的目光,卢卡斯擦着摊在面前的报纸上的水滴,一边念着,“惊爆!德国队中有人是同性恋,恋人或是同队队友!”

一时间神色各异。

卢卡斯继续念摘要:“经本报记者实地采访调查,德国队驻地巴伊亚营地虽然管理严格,但仍有某些队员晚间私自见面私会……逗我呢?要是真有这种事直接约在寝室来一发不是更好,还至于出去私会吗?当我们都像报道这篇新闻的编辑一样不长脑子啊?”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什么乱七八糟的。”勒夫阴下脸来,“这种报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德国队的信息也是经过精心控制的,考虑到他们的情绪对备战的影响,用来消遣放松的读物和报纸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很少有关于比赛和球员的评价偏激的文章出现,至于这种动摇军心的文章,则几乎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被教练训了一句,波尔蒂委屈的合上报纸给大家亮了一下封面,娱乐报刊,封面还是大屁股美女。

看来这篇文章是意外捡漏进入了他们的生活中。

后勤的一个官员轻咳了一声:“今天早上我们采购完毕从市区的返程途中似乎也听到了这样的一些…并不只是在这份报纸上,正规的报纸上甚至也有提及,虽然不知道是谁恶意散播的这些谣言,但我认为还是注意一些的好。”

“多么无聊的事他们也信,就没别的事情关注了吗?难道这些捕风捉影的传言比世界杯还重要?”脾气一上来的勒夫几乎掀了桌子,“还有你们自己,也稍微注意点,这么重要的时候不能省点心吗?要折腾也给我等到我们拿了金杯之后!”

主帅灰蓝的眼睛在一群低着头的球员中逡巡:“巴斯蒂安!是不是你?!”

“我冤枉啊教练!”对于这飞来横祸副队有口难辩,“我发誓!我和波尔蒂又不是…平时那只是开玩笑。私下里大家开的玩笑比我俩在镜头前的还劲爆呢,你怎么不说?”

勒夫的目光继续审视着每一个人的脸:依旧随和的拉姆,依旧淡然的克洛泽,依旧傻笑的穆勒,以及努力憋着笑的波多尔斯基。

“不是你俩还能有谁?!”

小猪真想一盘子扣在波尔蒂脸上。

拉姆在一边举起了手,穆勒看见就不能淡定了,菲利普你要干嘛主动站起来承担责任吗这是不是有点太一根筋了当队长走火入魔了吗反正小猪他们背锅背习惯了可是换做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当然不是我胆怯要是你肯承认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肯定会一直站在你这边毫不后悔的可是现在是不是有点…

“教练你是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们?”虽然是个问句,可是语气却是肯定句无疑的。

小猪向拉姆报以感激的目光。

勒夫沉默了一下:“好好训练,下不为例,还有,别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媒体的话放在心上。”

拉姆点点头:“开饭了。”示意了一下队员用餐继续,然后从小猪的盘子叉走了自己最爱吃的东西。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拉姆安静的待在自己的房间,谢绝了诺伊尔打牌的邀约,他就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身后响起敲门声,拉姆应了一下,没有去开门,但是门却被轻轻的打开了,拉姆没有锁门,他知道穆勒会来。

“菲利普,”穆勒进来锁好门,一屁股坐在拉姆床上,“…我就不磨叽了,今天早上的那篇报道你怎么看?”

“前天晚上我忘记问你,”拉姆合上手里的报纸,穆勒瞟了一眼,发现就是今天早上波尔蒂读的那张,“你那天晚上在海边,真的遇到了一个记者吗?”

“我…”

见穆勒有些语塞,拉姆继续说:“不管怎样这写文章媒体都是意有所指,如果只是他们妄加猜测的话那出现的时间和他描述的情况也太巧合了。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海滩边上那位老人,作为那晚的见证者他和我说那天你在海边一直是一个人。”

“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出乎意外的,穆勒丢出早餐时拉姆的那句说辞。

“我们这是在最危险的时候玩火,”拉姆卸下了队长的气势,早上违心的回答让他看上去有些沮丧,“我那天晚上怎么该死的那么冲动。”

“你后悔了吗?”

拉姆沉默了,他不后悔,可是又很担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想回答。

“我总是在等你。”穆勒重重的叹了口气偏着脸看向别处,“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好不容易,你才给了我一点希望…别和我说对不起。”

穆勒抢在拉姆之前堵住了拉姆可能要说的话:“别和我说那句话,那样就说明你后悔了。”

“不会的,”拉姆看着穆勒交叉在身前的双手,修长的手指紧张的绷紧又放松,穆勒现在的情绪显然相当激动,拉姆过去坐在穆勒身边,“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我们那么不小心…这次的事情我总感觉不一般,球员三三两两出来活动和商量事情是相当常见的事情,可是这篇文章显然在恶意的引导舆论…我只是…有些担心,希望你能理解。”

“这些我也想到过,”穆勒明显松了一口气,“以后会注意的…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菲利!”

穆勒像变了个脸一样一转身就把拉姆囫囵的塞到怀里,拉姆几乎被他扑倒,一只手费力的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环过穆勒的腰拂着他的后背。

怎么感觉像养了只大狗一样…

“菲利普我今天还能在你这里睡吗?”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抱着身前大只温暖物体,拉姆也终于安静了下来,他今天特意搜索了一下相关的消息,小小的报导像是点燃了一颗雪面下的炸弹,其中不乏二手媒体添油加醋捕风捉影,但更令他心寒的是,有一份报纸上甚至附上了一张图片,虽然是晚上外加图中两人的姿势并不是很亲密,图片总的说来没什么爆点,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身高真的很明显。

他控制不住的去想很久前自己的无知无畏,那些埋在灰尘中的悸动在成长时伴随着阵痛慢慢地沉淀,那些年少轻狂下虚软的懵懂和从未说出的再见,此时都像一个小炸弹上平整的雪面,他甚至都听不到爆炸的声音,就看见那些不知是好是坏的情愫,洪水一般的崩落了下来。

他不禁想什么时候他们才能一起走在阳光下,那金黄的阳光肯定灿烂的像小希的头发一样。

我或许给不了你我最初的感情,托马斯,但你拥有我的未来。

但愿如此吧。

评论(3)

热度(25)

  1. 蒹葭37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