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7)


没有身份的两个人也就是穆勒B和拉姆A,首先托人在一个人口管理混乱的国家取得了一个真实的身份,然后想办法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形象,比如拉姆留了胡子,穆勒则开始蓄起头发。

只要是生活轨迹不同,就算是同一个人,也会越来越不一样的。

他们在那个国家购置了一处小房产,周围的人很少,那里本来是一处计划度假用的闲置用地,他们预计先到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安静的当好拜仁球迷,至于之后的生活,则再做算计。

拉姆选择陆路和轮船慢慢换乘,他想看遍从慕尼黑到那里的全部景色。穆勒对此没有异议,由着拉姆随心所欲的规划路线和换乘地。

他们几乎是出来旅游的,一路吃喝玩乐,有拜仁的比赛就找个酒吧看球,有时甚至会脚痒在街边球场比划两下。他们像结伴旅行的好朋友一样,亲热熟悉,但是却冷静理智。

“我可以拉你的手吗?”穆勒在轮船甲板上的休息区时问过拉姆这个问题,他们的面前是名副其实的星辰大海,一对情侣在他们身边拥抱,海风轻轻的拂动着女孩的头发,看的人心痒。

“不可以。”拉姆考虑了一下之后说。

“哦,”穆勒好像松了一口气,“如果你说可以,那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和他有很大不同吗?”

“不是,倒不如说,你们相像的让我害怕。”

“有件事你介意我问一下吗…?为什么你们会…呃,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一个停电的意外就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我想分歧大概是从那晚上刚入夜的时候开始的,那天商定的是聚会都带一个朋友或伴侣,刚好她那天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我就顺便邀请了她,然后,在车上,可能都怪气氛太好?然后我没有答应但是那个托马斯答应了,世界就分开了。”

“这之前我们一直在纠结,我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我和托马斯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默契的升温还是真正的感情。”

“你在为他开脱吗?”穆勒在夜晚朦胧的银色光辉中咧开嘴,“别忘了在那之前我们是一个人,你们不知道,我们也同样不知道,所以我和另一个我一个赌了理想一个堵了现实,我在那天晚上甚至都在想,我失去了世界,这是不是对我的惩罚呢。”

“你赌了理想。”

“是的,那晚租的别墅真是棒,小屋那么多简直就是表白的天堂,我在厨房灌了菲利普一杯酒,然后强吻了他。”

“然后恰到好处的停电了?”

“然后他打了我一拳。”

“干得漂亮。”

“不过好在我们一起出去探查的时候我还是等来了结果,我们杀进去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那么黑,伸手不见五指的,然后我正要叫住他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我紧紧的拉住了他的手。”

“我都忍不住想吹口哨了。”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们到过了很多世界,有混乱的,有平静的,我们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情况,但是岔路太多了,我们知道自己回不去了,而后彗星消失,我们就被困在了这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嗯。”

难得穆勒也有沉默的时候,他正经的样子还真的挺帅,的确,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他说他选择了理想,他失去了自己的世界,可是现在,就连他的菲利普,都不在身边了。

“这段旅途真美,谢谢你能陪我。”拉姆把目光转向头顶灿烂的星空,虚渺却真实的银河像是时空的裂隙,拉姆的脸上是无比的怀念与温柔,“我想他了。”

“我也是。”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