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8)


他记得穆勒以前开玩笑的说过一句话:“你生命中所有的重要时刻我都要站在你身边,除了你的婚礼,除非……”

除非什么呢?

拉姆当时没有再问下去。

他像以前那样训练、比赛、接受采访,穆勒依旧会在进球之后和训练时和他唠唠叨叨,他们的配合依旧默契无间,就像世上最好的朋友一样。

最好的,朋友。

穆勒私下的生活越来越忙,拉姆能做的只有在媒体前多当些挡箭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除了公事他们能碰面的时间几乎没有了。

拉姆不时的会感受到另一个自己的感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在前往异国的旅途上,在离开之前他们承诺过尽量不会错过任何一场国家队和拜仁的比赛,那种感觉很奇妙,在比赛的时候感受着双倍的亢奋,这让在球场上的两人经常像打了鸡血一样。

他们一起赢来了几场比赛的胜利,当然也有失利,当穆勒在进球后不再首先跑向他而是首先向观众席致意的时候,无论那场比赛赢得有多么漂亮,拉姆总是忽略不了心中深深的失落感。

那个夜晚的黑暗中紧握的双手几乎成为他的梦魇,他一次次的梦到,惊醒,然后更加的痛苦难眠,可是他知道,饮鸩止渴永远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他不再和队友同行,那种双倍的失落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他怕被别人看出来。他知道另一个自己肯定在疯狂的想念着球场和比赛,而自己,则疯狂的在想念着托马斯。

这种事,瞒住别人尚可,但是对于十几年的好友,却多少都会有些察觉的。

巴斯蒂安说他很不对劲,对此他的吐槽是这简直是废话。

“我以为在你不顾形象的喝多那晚你就能放开了。”

“放开什么?”拉姆明知故问,“那是因为那天的啤酒好喝。”

“我总觉得现在的你有些奇怪。”巴斯蒂安一把扯住脚底抹油的拉姆,“这不像你的风格。”

“什么是我的风格?”

“反正不是现在这样,菲利普对已成定局的事从来不会留恋和逃避。”

“但这不是我的定局。”

“你不是菲利普?”

“我是,但不是你们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拉姆闭了嘴梗着脖子看着小猪。

“好吧,我输给你了。”小猪败下阵来,“我听曼努他们说你单独越他们出去吃饭对吗?”

“是的,我今天也想叫你约个时间的。”

“你又要搞什么…动作不要太大啊,别把拜仁总部给夷为平地。“

“不会的,最多是炸成废墟。”拉姆开着自己的玩笑,“这次没准会刷新我的罚单纪录呢。”

“那我定在他们所有人的最后吧。”

“不行,最后那场另有约。”

“菲利普,你和我说实话,你说的最后是指的什么?”

“……”

“你不要命的比赛,你冒进的争抢,你单独约朋友出来吃饭,你总是在谈及过往,你用黏糊糊的目光看周围的一切事物,你到底怎么了?”

“什么叫黏糊糊,那是温柔好吗。”

“这种状态我只从一个朋友身上见到过,他当时得了重病他知道他很快会离开。”小猪忽略掉拉姆的抗议,“你的状态让我害怕,让我有种我们要失去你了的感觉。”

“巴斯蒂安你可是德国足球的铁血精神领袖,这么少女心真的好吗?”

“你说我是少女都无所谓,”小猪一个跨步堵住拉姆最后的出路,一字一顿的继续,“我、只、要、你、说、实、话。”

好友深沉复杂的目光像是一把钥匙一样,把心窝戳的生疼,他想到自己的那个混乱的世界,不知道巴斯蒂安和其他朋友是否安好,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他永远也见不到他们了。

“好吧。”拉姆叹了口气,“我告诉你。”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