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7.1)


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即使早就知道那是一栋不错的小房子,却仍旧被它惊艳到了,简单的形容一下,这里就是世外桃源。

他们拥有一大片广阔平坦的草场,但是并不孤立,现在因为季节的原因有些衰败了,不过因其实满眼的黄色看着也不错。只要开车出了自己的地界,立马就能看到远处有别的小别墅,还有目光尽头冒尖的、城市的房屋。

在电脑上整理好了新的地址电话和他们一路过来的情况,拉姆看了一下窗外和马匹一起撒欢的穆勒,略微权衡了一下,还是在邮件的发送栏上填写了自己的邮箱地址。点击了发送之后,他算了一下那边的时间,明天有一场比赛,现在另一个自己应该在飞机上。

收拾房屋几乎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其中餐厅最显眼的是那张和家里放的一模一样的餐桌,那一直是他最喜欢的大件个人物品。在确认了桌子的老旧程度和特有划痕之后,拉姆确定这就是自己家的那张桌子。他心情复杂的看了半天,最终放在那里没有动,虽然自己手里就拎着抹布,他却连擦都没擦一下。

之后拉姆开车去看草场的范围和其他设施的时候,那张桌子被穆勒扔到了后院,然后拉姆又把它捡了回来。

晚餐就是在这张桌子上解决的。

他们自己随意煮了一些东西,算不上丰盛可口,但是怎么说呢,却着实多了那么一点点生活的味道。

“菲利普刚才给我回邮件了,我把新的地址和电话发给了他。”坐在餐桌旁的拉姆说。

“哦,照片呢?发给他了么?”穆勒戳着餐盘中的香肠,“菲利普我怎么觉得从我认识你以来你的厨艺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可以选择以后都你做或者现在闭上嘴。”

“那以后还是由我来做吧⋯⋯所以我现在可以开始吐槽了么?”

“可以。”

“⋯⋯那你先把刀放下。”

拉姆看着穆勒故作惊恐的神情满意的笑了,他把餐刀戳在香肠上,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没有发照片给他,我怕他看了难受。”

“他会难受吗?”穆勒自嘲的笑笑,“只要能够在球场上奔跑,在镜头前活的光鲜艳丽,他不是从一开始就那么想的么?看着两个什么都没有了的人,有什么难受的?”

“你生他的气啊?说实话这一路我还真没看出来呢。”

“或许一开始就是我错了,菲利普一开始没有答应我,只是因为这个意外,要是没有这个意外,我在他心里还是啥都不是。”

拉姆刚想说话,但是却没说出来,他的脸色突然变的有些难看,呼吸也有些急促了,然后一只手扶住胸口,另一只手把自己和椅子推理桌面。

“你怎么了?”穆勒发现拉姆有点不对劲,“不会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蠢话吧?”

“不……”拉姆的声音似乎有点哽住了,“他在难受……我们在难受。”

穆勒心慌的看着拉姆六神无主的神情,他不知道远在欧洲的他经历着什么,他等着拉姆平静了一点然后给他喝了点热水还加了片安眠药。累了一天什么都没吃心情又极度不好的拉姆很快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穆勒第一次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窝在自己怀里睡着。

微弱的灯光下拉姆脸部的轮廓暧昧不清,茸茸的眼睫毛简直萌到犯规。穆勒失神的看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微探过身子去关灯。

怀里的松鼠蠕动了一下,然后穆勒突然就感觉到自己大腿上的嫩肉被狠狠的拧了一把,一个哀嚎被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他忿忿的低头,看见一双微红的眼睛。

“为什么⋯⋯我离你那么远了你还是能伤害到我?”

⋯⋯

穆勒很久都没有睡着。

确认了拉姆已经熟睡到任人摆弄的地步,他给他掖好被子,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东方已经泛白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终终于开始意识不清的时候,一楼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捂住耳朵蜷到被子里,可是让人烦躁的铃声依旧不依不饶。他心里像是有只抓不到的松鼠在到处乱窜四下搞破坏。他发誓明天一定要打回去狠狠的骂一顿这个打电话的人。

“菲利普刚才给我回邮件了,我把新的地址和电话发给了他⋯⋯他在难受⋯⋯我们在难受。”

头脑中突然闪过拉姆的话,像是兜头浇下的一盆冷水,穆勒瞬间困意全无,急忙掀开被子几下窜到楼下,几乎心急的把电话从桌上拽下来。

“喂?”他心脏砰砰的跳,喘的也很厉害,客厅很冷,薄薄的一层睡衣穿了像没穿一样。

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指尖开始发冷,他张开嘴听见牙齿格格格撞在一起的声音。

他听见那边有人扑哧一声笑了。

“菲利普?”

那边还是没有声音,穆勒也不再说话,他蜷在沙发里,好像等了好久好久,身体都冻透了。

那边传来轻微的咔嚓声,话筒里传来忙线的声音,穆勒也哆哆嗦嗦的挂了电话。

让人无法忍受的寂静环抱过来,穆勒回到屋子里,暖气很充足,他没有再睡觉,索性批了被子坐在窗边。

那是他看的最难过的日出。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