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8.1)


“这世界还真是奇妙啊,没准在另一个世界你是我的双料队副呢。”

“你的大志仅限于此吗巴斯蒂安?”

“哈哈。当然也有别的,当当世界冠军啊,或者出去看看啥的。”

“出去看看?”

“英超啦西甲啦⋯⋯”小猪看了一眼拉姆,“不过我还是支持拜仁慕尼黑。”

飞机钻出了云层,云海之上是灿烂无比的日阳,拉姆拉下遮阳板:“巴斯蒂安,我可从没把你的话当成玩笑。”

“哦你这个无趣的人。”

拉姆笑了笑没再说话。

小猪朝后看了一眼和邻座话唠的穆勒,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拉姆:“呃,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呃⋯⋯这个世界的穆勒,和你那个世界的情况不太一样。”

“你是指他要结婚的事情吗?”

“嗯⋯⋯再怎么说,你既然都有勇气吃嫩草了,那现在⋯⋯你放弃了?”

“我不是会去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不过居然是你向他表白这点我到挺意外的。”

“老实说那天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纠结的情况的⋯⋯只能说酒真是个好东西,喝了以后啥都敢说了。”

以前拉姆的很多眼神在施魏因斯泰格看来是有些不能理解的,他承认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矮个子队长在某些方面十分成熟。但是现在的拉姆似乎不在对自己的心情和想法过多掩饰了,他在那双深蓝的眼睛中似乎看到了名为幸福的东西,像是夜幕中的星星一样,但是那点星光很快暗淡了下去。

“他要结婚了。”他听到拉姆自言自语。

训练完成之后穆勒依旧在和拉姆说说说,他把脚步放的很慢,拉姆一开始还有点奇怪但后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两个人拖在队伍的最后边。

“菲利普……”穆勒难得的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拉姆眼睛看向别处。

“呃,我下周,那个啥。”

“你要结婚。”

“对,我要结婚,但是,我缺一个人。”

“你缺新娘吗?”拉姆好笑的问。

“不⋯⋯”穆勒深吸一口气,然后很认真的看着拉姆,“我缺伴郎。”

“我是最合适的人选是吗?你的好友,没有结婚,还能衬托出你的高大修长,嗯?”

“我不是⋯⋯”

“算了,我会考虑,在这之前,让我先喘口气。”拉姆打断他的话,很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走出了通道。

拉姆向球队请了假,晚餐时间会出去自己行动,但其实并没有去餐厅,他在陌生的城市慢慢的走,繁忙的城市街头已经有了为夜晚而准备狂欢的感觉,他在一个奢侈品店选了一条深蓝色的领带,他早就看上的一款,应该和自己那套最喜欢的礼服很搭配。然后似乎想到了明天要比赛,虽然不太饿,他还是在一家普通的餐厅吃了点东西,收银的小姑娘认出了他,他给她签了名还来了张自拍。

拎着小袋子和小姑娘热心送的冰咖啡往回走的时候,他看到了街边的一个电话亭。小小的半透明的房子被漆成了温暖的红色,密闭的空间像是能抵住全世界的恶意,这让他想到了小时候可以抵御一切鬼怪和恐惧的被窝。

他捏住兜里的手机,然后想到还没有看的邮件,然后他掏出来,看到了他们的新家和新的电话。

一种莫名的情绪疯涌了出来,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如何给那个国家拨打电话,然后有些笨拙的拨了好几次电话,终于,那边响起来正常的电话铃声。

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突然想起来似乎自己并不知道说什么,要是接电话的是拉姆那自然会很尴尬,可要是接电话的是穆勒,那简直会更加尴尬。

一直没有人接,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了。

他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慢慢的往回走,正当他感觉电话马上就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了。

“喂?”

他听到一个声音,气息有些不稳。

是托马斯的声音,他的托马斯。

明明身边就有一只,刚才训练的时候还说了很多话,可是他就是很怀念,好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过了。

他想好好的叫一声托马斯的名字,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然后他听见那边似乎传来牙齿打架的声音,他反应了一下,才想到那边是冬天,现在应该挺冷的,托马斯肯定一脸蠢样的拿着电话窝在沙发里,想说话的时候却控制不住的发出一串格格格格格格的声音。

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菲利普?”

那个声音在说菲利普,那么担心、温柔,还有点宠溺的语气。

他是真的好久好久没听到过了。

他抬头看见被城市的灯光映亮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月亮在东边探着尖尖的脸,弯弯的形状像是托马斯笑起来时的眼睛,非常的可爱。

这样不知不觉的就到了酒店门前。

他抬起手看表,发现咖啡里的冰都化了。

电话突然挤进另外一条线,他看了一下是另一个穆勒在给他打电话,就像是突然把他拽进现实一样。他挂了两个电话,然后把手机放进兜里。

坐电梯到自己的楼层,正要转过墙角,走廊处传来托马斯的声音。

“他挂了我电话。”

“是我我也会挂的。”那是小猪的声音。

“我要出去找他!”

“他又不是小孩子,现在也不晚,你的担心是不是多余了?”

“我只是怕他会做傻事。”

“哦别肉麻,我敢打保证菲利普听到这个肯定想揍你。”

巴斯蒂安说的真对,拉姆想。

“与其在这里多余的担心还不如不再做伤害他的事。比如你今天说的那什么⋯⋯找他当你的伴郎?”

“我⋯⋯除了他我不想让任何人⋯⋯”

“你让他静静行吗?换个人,比如我。”

“那算了,我不要伴郎了。”

“你小子是真欠揍啊。”

“我说真的,我不要了。”

拉姆听到穆勒沮丧的声音。

“我太自私了。”

“是的。”小猪说。

“不是的。”拉姆说。

两个人同时看向转角。

“你们真是够了,”小猪抱怨,然后啪嗒一下关上了门。

“菲利普?”穆勒看着拉姆,有些手足无措。

拉姆一阵恍惚,几乎把这一声和刚才那声重合了。

“你刚才在和谁打电话?”

拉姆愣了一下:“菲利普今天把他们的新地址和电话发给了我。”

“他还好吗?”

拉姆当然知道他问的哪个他,于是对他说:“不好,刚才和我嚎啕大哭了一场。”

“哎?”

“我会好好安慰他的,你别担心。”拉姆迅速的圆了回来。

“哦⋯⋯”穆勒暂时从当机状态恢复过来,“你去哪里了,这里不比慕尼黑那么熟悉,不要乱跑啊。”

“我去挑领带了,打算配我的西服的,”他抬了一下手,拿着精心打包好的小袋子,“所以你的婚戒在哪?”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