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7.2)


太阳更高些的时候,穆勒听到拉姆起床洗漱的声音。经历了一个壮美的日出,虽然精神还有着兴奋的余波,但是眼皮还是开始打架了。

他听到拉姆出了卧室门,好像在门口站了一下,然后下楼去了。

穆勒推开窗子,清晨的冷空气钻了进来,他打了个冷战,但是清醒了好多,空气虽然冷冽但相当清新,就连心情都好了一些。

他向窗外大喊:“菲利普!以后的饭不是都由我做吗?”

不一会儿就听见上楼的脚步声,拉姆一把推开他的门,手里拿着勺子,身上还穿着围裙。

“托马斯!⋯⋯你?”

拉姆被穆勒脸上的倦容吓了一跳,随即便看清穆勒裹着被子在窗边冻得哆哆嗦嗦的样子。

“你一夜没睡吗?”

“嗯⋯⋯”

“怎么伤心的是我,失眠的反而是你?”

“这和你的健康顾问为了让你喝牛奶而费尽心思是一个道理啊。”

“但是他不可能为了这个而废寝忘食。”

穆勒做了个鬼脸:“新闻官可比健康顾问体贴多了。”

拉姆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你是先吃饭还是先睡觉?”

“我以为你会说先吃饭还是先吃你的。”

“啧,别闹。”

于是日常的一天又开始啦。

然后穆勒睡了整整一天。

醒来的时候几乎天都黑了,他看着门缝中透出的暖光,一天多空落落的心似乎也稍微有了着落。

鼻子有点堵,肚子饿的咕咕叫,他起床下楼,楼下厅里也是暖融融的。空气中飘满了饭菜的香味。

“菲利普你做饭好像有些进⋯⋯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不等我就先吃了!”

“我怎么知道你几点醒,吃完饭我还要早点睡觉呢,凌晨有拜仁的比赛,这点你不会忘了吧。”

“嗯嗯⋯⋯”穆勒讷讷的蹭过去坐到拉姆对面,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大部分都是给你留着的。”拉姆指指厨房笑到。

“菲利普万岁!”穆勒欢呼着从厨房端出装好盘的晚餐,“辛苦了!”

“吃完你收拾。”拉姆毫不领情。

“好好好。”穆勒嘴巴咧到欠揍的弧度,想到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让拉姆独自收拾了一天的屋子,就有些过意不去。

食物放到了嘴边,最后还是没有下口,拉姆欲言又止的问:“托马斯,我问一个问题,假如你要结婚了,我是说假如,你会选择谁当伴郎?”

“这要看和谁了,”穆勒的嘴里转眼间就被塞满,拉姆耐心的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咽下嘴里的东西,还倒了杯水给他。

“我记得我以前很臭不要脸的和你说过一句话的,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你也知道你臭不要脸啊?”

“你生命中所有的重要时刻我都要站在你身边,除了你的婚礼,除非……我是你的新郎。”

“⋯⋯”

“所以嘛,这得看和谁结婚,要是和菲利普,那伴郎是头猪都无所谓⋯⋯咦好像哪里不对,嘛不管了,要是和别人,那伴郎只能是⋯⋯菲利普⋯⋯”似乎想到了什么,穆勒抬头对上拉姆的眼睛,“你是说那边的托马斯⋯⋯”

拉姆点点头:“这就是托马斯的选择,你们真不愧是同一个人。”

“哦天。”刚才还从主观出发的人现在换旁观者的立场立马就知道自己有多蠢,可是他知道这是无解的,换做是他,恐怕也做不出什么更好的决定。

拉姆拿起手机给托马斯看菲利普刚刚发给他的照片,精致的盒子里盛放着一枚戒指,根据传统,伴郎要在婚前帮新郎保管婚戒。

“菲利普答应了?”

“嗯”

“其实他⋯⋯其实他昨晚给我打了电话。”

拉姆瞟了他一眼:“啧啧,我说你怎么彻夜难眠了呢。他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电话通着,但就是什么也没说。”

“那你怎么知道是他?”

“我就是知道。”

“因为我说过我发了邮件?”

“哎⋯⋯就不能让我浪漫一下吗?”穆勒抱怨,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我的大腿,都青了!”

“哈哈。”拉姆耸耸肩表示抱歉,“如果托马斯在那边也能痛一下就好了。”

“这不公平!”

拉姆正要开口争辩,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穆勒叉了一大块土豆塞进了嘴里。

拉姆翻了个白眼起身去接电话,穆勒也急忙放下刀叉跟着拉姆。

接个电话居然会紧张,拉姆感叹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拖泥带水。显示屏上是个陌生的号码,拉姆看向穆勒,穆勒也摇了摇头。

“你好。”接通了电话,拉姆有点忐忑。

电话那边传来被电音稍微扭曲了的男音。

“菲利普,好久不见。”

“⋯⋯巴斯蒂安?!”

评论

热度(16)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