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8.2)


“菲利普前几个小时还在球场上打了鸡血一般的踢球,而他昨天根本都没睡好觉!”

眼角看着队长,正在向队副抱怨的显然是托马斯穆勒:“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能让他不要这样像烧木头的方式对待自己,但是他根本不理我!”

“烧木头?”小猪也看着拉姆那边,对这个比喻表示感兴趣。

“像木头一样,烧完了就没有了。”穆勒有些沮丧,“我看他踢的那前几场球都有些害怕,菲利普向来很理智很冷静很懂得保护自己,可是前几场怎么变得那么狂野了呢,没受什么大伤都是万幸了。”

“是啊,居然每次都跑去争抢头球。我上次还看到他赛后肌肉痉挛,好像很痛的样子。”

“我怎么不知道?”

“你那时已经走了,和你女⋯⋯未婚妻。”

“⋯⋯哦。”

“不是我说啊,托马斯,其实前几场你也有点反常,虽然没菲利普那么明显,但还是注意点不要受伤。”

“巴斯蒂安你觉得我是个坏人吗?”

有些突然的问题即使是巴斯蒂安这种自带霸道总裁气场的人也有点措手不及,他看着穆勒像萎蔫的花一样低下脑袋,才觉得年龄差其实是这么明显的,自己大概能想明白很多事了,可是托马斯不懂。

“你是说菲利普这件事吗?”

“对菲利普和对我未婚妻都是,我是个坏人吗?”

“其实我挺高兴能听到你同时提起两个人,最起码这说明你已经有意识的在承担自己的责任了。”

“所以呢,我是坏人吗?”

“那我问你,你对菲利普,或是菲利普对你,有过什么实质性的承诺吗?”

穆勒想了想,然后才慢吞吞的回答:“不算玩笑的话,确实没有。”

“所以你们仍然是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是坏人?”

“因为我们明明感受的到,但是我却背叛了他。”

“没有开始,何谈背叛,总有一方要先做出选择,如果不打算走在一起,那现在这种情况是迟早的事。并且,你怎么确认你们感受到的感情是什么?你们在球场上配合默契,性格相投,你是个话唠二逼,而他刚好温和亲切不会烦你,你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但这几乎是很多绿茵组合都共通的情况,他们是兄弟是好朋友,或许也有不为人知的关系,但是你怎么就能确定,你和他的感情就是爱情而不是别的什么呢?”

穆勒被这问题问的心慌,甚至有点恐惧,他好像看到一个见不到底的深渊,从底下飘来香甜的歌声,但却散发着深入骨髓的寒意。浓重的雾气在脚下翻滚,想知道地下是什么吗,那便跳下去好了。

“我看过一个操蛋的说法,说是什么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适合做你的伴侣,所以说什么‘你就是我的唯一’之类的,都是在自欺欺人而已,可能你选错了,可能你选对了,但也可能你确实是遇到了两个,两个都是对的。所以就看你自己,路是自己走的,人的感情也是跟着变化的。不后悔,更不要怪任何人,包括你自己。”巴斯蒂安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穆勒看着他的背影,一直以来混乱无比的心思开始慢慢沉淀。

他们年纪轻轻就站在全世界的眼前,球场上风起云涌大起大落是常有的事,可能几年间经历的就比普通人一辈子的刺激还要多,这其中经历了怎样的狂喜与痛苦,涅槃与蜕变,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比如菲利普和巴斯蒂安啊。

这么痛苦的结论,巴斯蒂安是不是也曾经经历过这种迷茫呢?

那菲利普呢?在自己缺席的他最年轻最青涩的那几年,他的生命,是不是其他的色彩?身边站的又是谁呢?

一旦生活发生了改变,不管什么样的感情,都是会痛的啊。

那晚菲利普喝醉后稍显颓势和虚弱的表情,无意间拒绝自己的动作和话语,并不是表示他在生气,而是因为他很快想通了,只是最后一次发泄一下而已,懂事的菲利普,隐忍的菲利普,让人心疼的菲利普。即使那么迅速的认清了现实,即使那么热爱大赛的激情和足球的酣畅,可为什么,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这个世界呢?

余光中的拉姆相当的烦躁。

菲利普从来都没有走远,穆勒的眼睛热热的,他一定无时不刻的在思念着足球和安联,就像另一个自己一样,这个感觉他也懂,即使迈不开双腿了却依然想在球场肆意奔跑,明明触不到的球却仍旧下意识的扭曲身体去够,面对高大强壮的对手仍然执意的去争抢。即使拼命的去感受球场中振聋发聩的声浪,榨干身体中最后一丝力气和水分,却仍旧平息不了胸腔中跳动的火焰般的燥热。

而这种感觉对自己还好,可对于那个心高气傲,对自己在足球上的要求近完美到苛刻的菲利普呢?

拉姆从眼前走了过去,表情平静如常。

其他人跟在后面鱼贯而出,在球员通道互相鼓励说笑着排好队。

上方的阶梯口传来一阵高似一阵的声浪,主场队伍和客场队伍都有球迷在欢呼歌唱。

穆勒隔着两个人看向拉姆的背影,发现他似乎在嘴里默默的念着什么,他找准了节奏,跟着外面声浪隐约的合声,自己也轻轻哼了出来。

是那首他们最爱的南部之星。

穆勒深吸一口气,重新站直了规规矩矩的排在队伍里。

比赛要开始了。

评论

热度(12)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