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8.4)


四周响起欢呼,球员们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定,穆勒看了看一边坐立不安的队医,又转身看了看站在身后边线附近的拉姆,他插着腰微仰着头看着上方,距离太远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暗自想象了一下,白色的灯光映在拉姆深蓝的眼睛里,肯定像夜幕里最明亮的星星一样美。

下半场开始。

由于拜仁这边主力队员的伤病,所以他们的阵容并不齐整,这也是为什么比赛进行的如此艰辛的大部分原因。

尽管不甘心,在比赛进行到大概70分钟的时候,自家的大门还是被攻破了。

对方的反击战能成功主要原因是拜仁后防出现了小小的纰漏,拉姆在插上传中球被对方后卫拦截之后没有及时的回追,当然责任并不在他一人身上,但是在这一环节出了问题还是毋庸置疑的。

他当然回追不了,这点穆勒清楚。

他看着拉姆小小的背影,想起他在自传中提到过的08年的那个德国对土耳其的比赛中逆转局势的进球,他称那个进球几乎是带有救赎般的意义的。他那么看重自己的责任和错误,虽然这场比赛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想必现在,他也一定极端的懊恼吧。

为了后防的稳,拉姆大概会收起自己的爪牙,更何况有伤在身的情况,就更不可能再次上演那次的辉煌。但是穆勒不甘心,他不想自己婚前的比赛以失败结束,更不想在拉姆对自己做出意义不明的许诺之后这么糊里糊涂的结束一场比赛。

他想要得到他的礼物,他想要他开心,他想要比赛胜利。

他站在场中,感到气血上涌,谁说这场比赛不重要了?这当然是一场重要的比赛,他的队长脚被踩得鲜血淋漓现在依旧在场上和他并肩作战,这不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他追到拉姆的身边,嘴里喊出“菲利普”的时候拉姆转过了头,他看到他眼中像以前一样坚毅的目光,不管胜利还是失败,从来,从来都没有变过。

什么都不必说了,穆勒知道,他咧开嘴拍拍拉姆的头。然后转身飞快的跑向了自己的位置。

比赛继续,落后的情况也在继续,拜仁一次次的射门,打偏,或是被扑出。但是已经掌握了场上的局势,拉姆也不像前几日踢得那么急躁,他们像是群狼一样,稳健的,一点点的把比赛和悬念推入了最后的高潮。

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拉姆在边路拿球,对方后卫上来干扰,足球几乎出了底线,拉姆看到球门前两种晃动的颜色,一个倒地,皮球从对方后卫两腿之间漂亮的飞向了门前。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了看台上爆发的欢呼,他支起身子,看到队友都在向球门前跑,近九十分钟的跑动和伤痛让他精疲力竭,但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大声的笑出来。

是托马斯,托马斯穆勒。

他的助攻他的进球,虽然在别人看来这是一场普通的较量,虽然大概会以平局收场——但这仍然是一场完美的比,他和他的完美的比赛。

穆勒进了球就被队友抱了个满怀,在确定球进了的那一瞬间,他就下意识的,转头寻找给他助攻的拉姆。

拉姆还在刚才送出助攻的地方,那个球场最角落的地方,几乎出了底线,他和偌大的球场以及身后人浪汹涌的观众看台比起来是那么的渺小,但是穆勒眼中就只剩下了他的身影。

拉姆坐在草地上,对他遥远的笑着。

穆勒身上挂着一堆队友向他小跑过去,不急也不燥,拉姆就那么坐着看着他跑过来,然后等他到了身边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

穆勒一把把拉姆拽进怀里抱离地面,他们的身体贴合的那么好,以至于彼此在耳边激烈的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穆勒的眼睛有点湿润,那晚之后的嫌隙像是突然间被这个毫无缝隙的拥抱弥补了。周围的队友有人拍着拉姆的头,穆勒突然很烦躁,像是要护着拉姆一样把他放下来然后又把他整个按进自己怀里。

直到他感受到了轻微的推拒,他才放开他,小个子队长的脸色不太好,穆勒心里一片钝痛,他正要说话,拉姆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不要感谢我,刚才那个球我下意识的都放弃了。”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用伤脚轻轻的踩了踩草皮:“感觉还可以,我继续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