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足球同人】王与神兽(8)

*猪拉
*违和感爆棚,求轻喷


施麒被蚀卷到常世的时候,就人类来讲还远未成年,但已到了麒麟可以择主的年龄。他昏迷在沙滩上的时候刚好被蓬山的女仙救起,而他也很快的适应了蓬山的生活。

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顺风顺水,轼国很快就会有国王,政事国事会很快走上正轨,一个国家可预见的美好前景马上就被幻想出来。

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

后来蓬山的女仙们一致认为,这只麒麟大概会潇洒的活到四十岁,然后就去潇洒的狗带了。

怎么说呢,比起一般意义上的仁兽麒麟,这只显然有点太过霸气。总觉得⋯⋯他和轼王的魂魄应该是住错了卵果。他的领导气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就连出门玩耍时林间鸟兽都是一呼百应。他还很义气很豪爽,见不得朋友受到欺负,甚至连蓬山的另一只麒麟都表示,如果他是人类,他肯定会选他做王。

她们甚至看到他在街上和人吵架,还差点干起架来。很难想象这样的麒麟要怎样的王才能把他的气势镇下来,即使真有那样的王,大概也会是史上第一暴君吧。

轼国的王位已经空了二十六年,施麒寻王,也寻了整整十六年了,再有几年要是还找不到的话,施麒就要死了。

他一次次的远行,又一次次的失望。他拥有最强大的使令和女妖,可是这有什么用?背着整个国家的希望和责任,脚步越来越沉重,毕竟曾经那些人给予了他那么热切的盼望,而现在都伴随着巨大的失望与抱怨成倍的返还过来。

愚民之所以是愚民,就在于他们在不付出任何努力、逃避事实的时候以口舌之力把责任推向他人。

而看到了他的失落和脆弱,女仙们似乎才意识到,不管他看上去怎样的热血和霸气,内心始终都是属于麒麟的单纯与温柔的。

他也找过其他的麒麟问询过天启的感觉,得到的都是清一色的标准回答。他知道,自己来到这里后从来没有他们所说的那种感觉。

都说麒麟是高贵的生物,但在王面前似乎就失去了一切的傲气和傲骨,他看到过其他麒麟在王面前单膝跪下或是以角触地的情况,那种情况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无法可想。

他不可能给任何人下跪。

被希望和失望拉扯的时间似乎失去了真实感,直到有一天施麒一身疲惫的回到蓬山时昏倒在山门前,他看到女仙担心的神色,才真切的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

大限将至了。

他陷在柔软的垫子中,虚弱得手都抬不起来,浑身难受的要命,那种感觉比见到血腥闻到尸臭还要让他厌恶。

他开始不断想起生活中微小的细节,甚至是在原来的世界生活的点滴也被唤醒,那些回忆像是星星一般,在无尽的夜幕中被渐渐点亮。

然后那颗流星就毫无征兆的划过了生命的天幕。那让人惊讶的短暂与亮度,好像他的麒生一样。

那时他十岁他十一岁。

他想起来了。

似乎是上学的年纪,比赛中自己的组酣畅淋漓的赢了学长,和他分到同组的矮个子短短萌萌的看着无害,速度技巧却令人拍案,他觉得他们可以以后一直组合下去的,甚至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

大概是对方觉得太没面子,也或许是自己太嚣张,总之就是独自被堵在巷子里了。然后让他意外的是,那个今天刚认识的短萌喝止了他们。

然后和他一起挨了揍。

他们一起跑出来的时候有多狼狈就不用说了,虽然都被揍个臭死,但也没让对方占到便宜。现在想想有些后怕,还好在自己抡起棍子的时候,短萌及时阻止了他并拉着他跑了出来。

他们不知跑了多久才停下来。

短萌双手撑在膝盖上脸颊红肿的抬起头,衣服被扯开了口子可他们都累的没有整理,他们对视了一下之后笑了起来。他发现短萌的鞋带开了,然后自然而然的,他弯下一只膝盖,帮他把鞋带系好。

地上冰冰凉凉的,小石子有些硌腿。

还未成熟的心智单纯的有些可笑,感觉只要和他并肩,似乎就可以面对整个世界一样。

短萌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伸出手:“我叫⋯⋯”

他感到头发里有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他用手一摸,一片殷红。

黑暗铺天盖地的袭来。

而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流星消失了,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中连痕迹都不曾有。

但他终究存在过。

施麒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找了你三十年,都抵不上一瞬间的错过。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