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十一)


或许真的是爱笑的人运气好?拉姆不禁这样想,穆勒还真的就在对美国的比赛中打进了全场唯一的进球。

雨水刺激的伤口大概不那么好受,拉姆看见穆勒眼睛一大一小的朝他笑,然后抬手摸摸他湿漉漉的头毛:“菲利你一沾水显得更矮啦哈哈哈……嗷!”

拉姆收回手肘正要说话,就看见远处一堆记者挤挤挨挨的等在前面,看到球员过来,便开始疯狂的咔嚓了起来。

他其实不太喜欢记者,想到以前自己年少气盛的时候甚至还总是期待媒体采访,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有些好笑。

有官员过来询问他球队接下来的行程安排,拉姆耐心的和他解释完的时候已经到了更衣室门口,然后他才发现穆勒落在了后面,并不只是一步两步的样子。拉姆没有多想,在这个所有人都认识他们的地方,被什么事情绊住并不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

美国队的一个队员走过来友好的询问他能否交换球衣,湿透的球衣粘糊糊的贴在身上很难受,拉姆友好的点头答应,然而脱衣困难症使他埋头揪了半天都没把球衣拽下来,他脑袋困在湿乎乎的球衣里万分尴尬的时候,有人成功的帮他从布料中解救出来。

“哦谢谢⋯⋯托马斯?”

穆勒站在他身后把手中的球衣翻好理顺然后交给拉姆,球衣湿哒哒的还滴着雨水。那个球员心满意足的和拉姆换了球衣转身离开,穆勒伸着脖子看他走远,然后伸出食指在拉姆眼前晃了晃。

“我进球了。”穆勒笑的意味深长。

拉姆光着上半身打了个冷战。

“干嘛啊菲利普,”穆勒的眼睛弯弯的,“吓成这样,怕我把你吃了啊?”

“因为身上湿着很冷!”

穆勒依旧笑的意味深长。

更衣室的门被躲闪的穆勒猛的推开,拉姆抡着手中的球衣啪叽一下抽在了笑嘻嘻的穆勒身上,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更衣室挺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们,被他们突然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

短暂的尴尬很快被强行掩盖过去,大家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而且比刚才更加大声了。

拉姆在队友乱哄哄的声音中舒展开表情,他们凭着穆勒的进球进了十六强,这个给全队给所有德国球迷带来喜悦的人现在就站在他身旁。

他们很快的融入到了更衣室的热闹之中,放松的同时也开始逐渐把神经拉到最紧,若说小组赛还可以容忍一时的失利,那接下来的比赛则不允许再有任何的失败了。

回到基地的路上并不吵闹,有几个人还睡着了,这或许说明小伙子们的不骄不躁,拉姆眯着眼睛安静的靠在椅背上,旁边的穆勒可是闲不下来,压低了声音和身后的队友开着玩笑,不一会身边传来椅子的颤动,拉姆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睡眼惺忪的默特萨克被换到了自己身边,看到拉姆睁开眼睛,抱歉的朝他笑了笑。

“吵到你了?”

“没有。”拉姆笑了一下,身子缩了缩给高个子的默特萨克挪了点空余的位置。

“他们都长大了啊。”听着后面的谈话声,默特萨克没来由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你也不老啊,怎么说这么老气横秋的话。拉姆忍着没有吐槽,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敷衍的打了个哈哈,就没再说什么了。

那一晚穆勒睡得并不安稳,房间里坏掉的电器已经被修好了,温度湿度都很适宜,床很大可以随便滚,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开心。

这不废话吗,自己好不容易弄瘫痪的电器,被这么容易的修好了,要是高兴才见鬼了呢。

可恶啊,下次还有什么理由去菲利普那里蹭床啊⋯⋯这么胡乱想着,比赛带来的疲惫感很快就让他睡了过去。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