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并行列车(十四)


拉姆在自己的房间待了一下午,他本来去找过穆勒想问他要不要一起打打乒乓球,但是穆勒不在房间里。

打乒乓球是幌子,缓解关系才是主要目的。

穆勒不在,他只好在自己房间里看完了半本书,阳光渗入了一些橘色的时候,从海边归来的人叽叽喳喳的杀回了营地,今天球员家属可以留宿,领队在家属到来之前可是狠狠的告诉了球员今晚不能太过放纵。

一楼的客厅有了人声,在下面磨蹭了一会儿然后上了楼,径直走过了拉姆的门前然后进了屋关上门。拉姆在桌边竖着耳朵,最终也没有开门出去。

他盯着阳光下的书本发呆,想着一会儿吃晚饭还是要见到穆勒,心情就有些复杂,他不想把这称不上矛盾的矛盾拖得太久,总有些事情要说开,那早一点让穆勒知道也好。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细碎的声音不大但有些沉重,拉姆拿起来看了一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您好。”他按下接听键,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号码是他来巴西前不久刚换的,不至于这么快就被陌生人发现。

“⋯⋯”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他以为是信号不好,又喂了几声,但那边还是有声音。正当他要挂断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声。

是一个男人的低低的笑声。

他有些紧张了起来,他身边没有会这样戏弄他的朋友,即使托马斯这样干过,之后也会憋不住的哈哈大笑,而不会是像这样意味不明的、有些让人不安的笑声。

“您是哪位?”

“您是哪位?”对方反问回来,声音竟然变了,很明显是经过了变声器扭曲了的声音,虚假而又尖厉。

“我要挂了。”拉姆说。

这种被戏耍的感觉很不好,让人生气,也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那边又传来了笑声,音质被变声器捏成尖细的咯咯声,然后那个声音说:“你喜欢男人?”

“⋯⋯”拉姆忍着质问回去的冲动挂断了电话,只觉得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他想静下心来理一下关于这个电话的头绪,但是他发现他现在显然无法淡定下来。

首先是确定这件事要不要向球队反应,拉姆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先暂时不说比较好,手机号泄露被球迷骚扰的事情大家都有过,这次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然后就是这件事要不要和穆勒说,拉姆想到那张报纸,万一这次真的是有人针对他或者他们,那就有必要告诉穆勒让他多加注意。但万一这真是个巧合呢?这么点小事,犯得着弄得像多大事一样,让他担心,甚至会影响他的竞技状态么。

权衡再三,拉姆决定先不把这件事说出去,但还是要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要小心,这么打定了注意,他就出去找后勤要求换一个电话号码,回来的时候,早已过了饭点了。

带了家属的人都从餐厅拿了食物咚咚咚跑回寝室去了,穆勒一个人坐在窗边,面前堆了好多吃的。拉姆端着盘子坐在了他的对面,穆勒抬眼看了一下,没有说话。

“在生我的气?”

穆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不要像对一个小孩子那样对我说话。”

你本来就比我小啊,拉姆很想吐槽,但是没说话。穆勒往嘴里塞了好多土豆,腮帮子鼓鼓的,看上去真的好像在生气,还蛮有趣的。

他们沉默的吃了一会儿,然后穆勒终于开了口:“你晚上打算干什么?”

“看书。”拉姆简洁的回答。

穆勒刚燃起来的一点热情被浇灭了,无精打采的抱怨了一下:“咱们就不能做点情侣间该做的事情么?一起散散步看看电影什么的。”

“这太冒险了。”拉姆放下刀叉,突然间没了胃口,他感觉糟糕透了,关于他要退出国家队这件事他们还没有解决,现在显然又要在其他事上有新的分歧了。

“你说那个报纸?我明白,我明白。”穆勒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看上去就像在给一个小动物顺毛,这让拉姆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松了口气,穆勒不会在重要的事情上无理取闹,拉姆一直都知道。

穆勒也放下了刀叉,拉姆耐心的看着他把食物全部咽下,然后穆勒交握住双手,似乎在组织语言。

“我没生气,至少现在没有了。”穆勒没有看拉姆,而是盯着自己的双手,要是他对面没有人,那看上去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我知道你有很多顾虑菲利普,可能看上去我更像是没心没肺的那一个,但是怎么说呢⋯⋯我也并不是那么轻松的⋯⋯在你逐渐成熟的那几年,你的身边并不是我。你知道么,我有的时候都会因为这个羡慕巴斯蒂安和那个金发门将,我从来都不羡慕别人的,可唯独这点,是我不可能弥补的缺憾。你们一起走过那么多,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甚至是理解不了的。我一直在尝试着追逐和融入你们,可是⋯⋯”穆勒苦笑着摊了下手,“可是大概这就是代沟?这种事情你可以和巴斯蒂安说却不和我说,你走的太快太果断,我只是发现,无论怎样大概我还是不能进入你们最重要的那几年,我也真的很担心,会不会当我一个不留神的时候,就再也追不上你了。”

穆勒平时说话不少,这次也不是最多的,但却是最让拉姆感到意外的一次。

他真的从来都没想到穆勒会想这么多。

想起在年轻时的自己眼中那些发着光的、可望不可即的前辈,若要和他们发展出这种亲密暧昧的关系,好像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但这往往是站在前面的人所注意不到的,换做是自己依然这样,这次真的是他没有考虑到穆勒的感受。

拉姆感到有些懊悔,也有些抱歉。穆勒的直白好像能直接戳进心里似的,梗得有些难受。

“托马斯,我⋯⋯这次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你这么在乎这些以前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真的不必要纠结这些事情。

我和巴斯蒂安啊,十几年都没发生过什么,所以这不是一起经历过多少事情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换句话说,两个人真的合适了,才会在一起。”

“你真是这样想的?没有觉得我幼稚或是⋯⋯有些时候不能理解你?”穆勒绞着双手,对于拉姆的解释显然还是有些疑虑。

“你会嫌弃我太过老成⋯⋯或是有时候太患得患失么?”

穆勒笑了,当然不会,他想和菲利普在一起当然不会因为什么操蛋的隐忍而受到影响,倒不如说这反而是拉姆吸引他的特点之一。那这样是不是也能反过来认为,自己身上的活力和某些时候的孩子气,其实在拉姆眼中并不是什么缺点,而也是拉姆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呢。

穆勒看着拉姆越笑越开,直到把拉姆从一开始的宽慰笑到后来的心惊肉跳,他才继续拿起餐具,心情大好的继续吃了起来。

“对了,你的电话号码和其他个人隐私什么的,最近要注意一些。”拉姆终于想起了正事。

“嗯嗯嗯。”穆勒又塞了满嘴,含含糊糊的应着,拿起旁边的水杯,咕咚灌了一口。

“还有⋯⋯其实我觉得晚上除了看书,好像也能干点别的。”

穆勒的动作像是被按了一下暂停键,然后一口水喷了出来。


评论(5)

热度(19)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