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7.4)


过了半场,客厅里整个的气氛都嗨了起来,再加上冰凉爽利的啤酒,穆勒和拉姆也开始觉得作为球迷是一件蛮爽的事情,虽然不能主导赛场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但是至少不用在赛场上累成狗了,他们有的是精力大声叫喊加油,喝着冰爽的啤酒唱着朗朗上口的歌曲,他们甚至提起以后想亲临现场去感受比赛。

那颗足球又不知道从哪里被拎了出来,两个国际顶尖球员不可能是只看个比赛就满足的料,拉姆也打翻了一次啤酒杯,啤酒泼的满桌都是,他们一起“oh~”了一下然后相视哈哈大笑。

屏幕上的拉姆和穆勒也似乎非常享受比赛,酣畅淋漓的跑动与妙传看的过瘾,然而始终遗憾的就是没有进球,穆勒有次单刀相当可惜。

解说的背景音是场上球迷的呼声,似乎闭眼稍微感受一下一想就想象到球场上让人热血沸腾的炫目的灯光和声浪。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这里看球,这里不是旅馆也不是在路上,而是他们的世界他们的家,附近没有邻居,不用担心声音太大被投诉,也不用费心的伪装自己的身份。欢呼,骂人,打碎啤酒,或是大声表白,哈哈,谁管你呢?

Mia San Mia!!!

终于中场休息,注意力出现了暂时的空闲,拉姆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拿着啤酒杯往嘴里灌的时候瞥了一眼窗外。

“下雪了。”他戳了戳光着膀子的穆勒,毛绒上衣在他手里被揪着帽子甩的不忍直视,拉姆下意识的挪开了眼睛,顺便感慨一下他真的好瘦,一点赘肉都没有。

“有种要过圣诞的感觉呢。”穆勒三步窜到窗边,“外面白茫茫的一点其他的光都没有,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了。”

停顿了一下:“这让我想起了那天晚上。”

“……”

“菲利普我是不是冷场了?”

一阵电话铃声解答了他的话,这让他们转移了注意力,拉姆看着穆勒表示他不会去接,于是穆勒只好走到桌子旁边接通了电话。

“菲利普?”一个有心急的声音。

“我是托马斯,巴斯蒂安。”

“哦…”那边压低了声音,“菲利普刚才有什么异常吗?”

穆勒看向拉姆,拉姆也在看他。

于是他也压低了声音:“他好像变胖了。”

穆勒听到小猪呛水的声音。

拉姆听不清穆勒在说什么,疑惑的撑起了身子。

“快点说,发生了什么事?他要过来了。”

“菲利普上半场受了伤,脚被踩了,划了个口子,可是他还要继续上场!我怎么劝都不听。”

“把电话给他!”

那边出现了小小的停顿。

“托马……”

“你不要命了吗菲利普拉姆?”拉姆的s还没说出来,穆勒已经一句话怼了过去。

他听到那边的拉姆随后就骂了巴斯蒂安多事。

几乎与此同时的是——

这边的拉姆已经走到了他旁边并且伸出了手。

“给我。”不容反驳的语气。

穆勒无奈的递了过去:“菲利普受伤了,可是还要上场,你快劝劝他不要这样。”

拉姆点点头接过了电话。

“喂?”

那边也是一声:“喂?”

“…痛吗?”拉姆问了一句。

“…痛啊。”

“我也是。”

穆勒在旁边指手画脚摇头叹气,拉姆在一旁不为所动,淡定的看着他,一边继续讲着电话。

“你要上场是吗?”

“对。”

“那至少,要有个漂亮的助攻啊。”

“那是必须。”

“加油。”

“谢谢,再见。”

“嗯,再见。”

拉姆在穆勒的目瞪口呆下挂了电话。

“菲、菲利普!他还受着⋯⋯不对,你们还受着伤!”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穆勒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你是故意的吗?你难道在报复他?”

“我为什么要报复他?”

“因为⋯⋯毕竟,他取代了你的位置⋯⋯”

“你是这么看我的吗?别忘了我和他是同一个人,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他就是什么样子。”

穆勒闭了嘴不再说话,他想起刚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夜晚,他的菲利普冷静的分析着形式,然后决定先控制住另一个自己,反客为主。他甚至回想起他在黑暗中最后发着抖犹豫着说要杀了另一个自己的声音。虽然知道他当时是在害怕和彷徨,但是穆勒知道,他是说真的。

“托马斯,”拉姆叹了口气,光看表情就知道穆勒神一样的思维绝对是拐到什么奇怪的岔路上去了,再不打住估计拉都拉不回来了,“相对于别人,你应该更了解菲利普拉姆这个人,他想做的事绝对有他的理由。”

“换做是你的话你会这么做吗?”

“我们是一个人,”拉姆犹豫了一下把手搭上穆勒的肩膀看着他,“我想他大概现在像我那次喝多了一样?”

穆勒把自己的手搭在拉姆手上然后从自己肩头拉下来握着,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好啦,光我在这里烦心也没什么用,既然是你们决定的事情那我就尊重好了,毕竟我一直都拿你没办法啊。”

毕竟我一直都拿你没办法啊。

拉姆一口气堵在胸口,憋的难受,却仍是没来由的想笑。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