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遇

【穆拉】彗尾世界(5)


巴斯蒂安记不清楚这是自己第几次看向拉姆了,他知道以拉姆的性格肯定会拼命掩饰,但是却没想到他掩饰的这么好。

好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俩还是在一起训练、谈话、开玩笑,甚至还约好了下个休息日一起出去郊游,而他明明记得穆勒提起过那天要陪他的未婚妻去选婚纱。

结束训练后女孩的邀请被穆勒婉拒,巴斯蒂安看着她失落的背影,突然有种一拳揍翻托马斯的冲动。

以前有些人用一个词开他和波尔蒂的玩笑,他还不明所以,现在终于有些理解了……什么叫做狗男男。

拉姆装做没事这可以理解,但是他不懂的是为什么穆勒也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毕竟在昨晚,穆勒还很清醒的时候,他自己亲口宣布了那个事关他今后人生的重大决定,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那个女孩的面。

“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巴斯蒂安回过神来,原来女孩已经回头看见了他,她的眼神中有着深深的疑惑和担心。

“没有,别多想了。”巴斯蒂安宽慰到,又在心里加上一句,即使有谁做错了,那也是托马斯这个浑小子。

小猪的误解或许只是对了一半,穆勒和拉姆一起匆匆离开,除了狗男男本性,还真是有些事情要忙的。拉姆B和穆勒B在A世界训练,这本没有什么违和的,但是渐渐的就连穆勒都发现了,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

人在特定的情况下产生特定的感情,在绝大部份情况下两者的对应关系是可以遇见和理解的,按理来说,在进行普通平常的训练时,心情本应是平静而带着些高兴的,但是今天却显然有所不同,在看似平静的心情下,掩藏着忽略不了的愤怒和绝望,这股暗流那么汹涌,但是却完全不知源头。

拉姆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

抬眼一看,就连托马斯都是那种矛盾的神色。

“难道……两个自己的感觉是互通的吗?”

拉姆几乎被心里深不见底的愤怒吓到,不难想象另一个自己现在是有多么的难受。如果自己一辈子都带着身后这个深渊,或是另一个自己死掉的话…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我看我们有必要再重新商量一下,看来抹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办法。”穆勒说,“我能感受到另一个自己的不满,他饿了。”

“……”

他们回到家之后简单的讲明了大致情况,确定大家都能以平和的心态交流之后,四个人终于能够坐在桌边好好的谈论一下今后该怎么办。

穆勒A依旧揉着手腕不满的呲牙裂嘴,但在看到满满一桌子食物的时候脸上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两个穆勒开了啤酒开开心心的对碰。

真是心粗啊…

大概唯一能让两个拉姆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事就是吐槽穆勒了。

“现在先统一一下基本共识,两个相同的人,只有一个能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这么认为的,对吧?”拉姆A把啤酒挪远了一些,“我今天也好好的想了一下,如果我们轮流出现,是不可行的,因为经历和记忆不统一,这样迟早会被发现的,还会分散资源。”

“那么也就是说,总有一个要让步。”拉姆B目光灼灼,“但就我对自己的了解…”

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闷的气氛,穆勒B掏出手机瞄了一眼。

“那是我的!”穆勒A不满的嘀咕。

“喂?啊我今天有些事情…不好意思,额下周末?我…”

穆勒B看了一眼拉姆B,他们今天约好了下周末去郊游。

穆勒A似乎意识到了是谁打来的,在旁边恶狠狠的低声警告:“那是我早就答应她的,你敢拒绝一个试试。”

拉姆B的神色僵硬起来,然后摊了摊手。

“好的,我会去。”穆勒B有些不情愿的回答。穆勒A依旧在旁边恶狠狠:“态度好点,错的是你不是她!”

一个电话,四重心事,挂了电话后,难耐的沉默开始了。

“我提出让步。”拉姆A的声音突然在沉闷的空气中炸开,“我可以放弃身份,这个世界是你的了。”

他向着拉姆B扬了下头:“剩下就是两个托马斯的事了。”他站起身来揉了揉还有些发麻的手腕,“没有胃口,我先去洗个澡,你们慢慢商量。”

三个人看着他离开。

“他心情很糟,”拉姆B拿过啤酒喝了一口,“糟到我都有些心烦意乱了。”

“菲利普…”穆勒A充满歉意的看着他,“虽然想说抱歉但是…我向她求婚了,你尽管骂我渣吧,我…我爱你,但是我想我对她的感情,也不是假的,但是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的清…”

“肉麻,不要对我说,这话你得亲口对他说啊。现在他选择离开,你呢?”

穆勒A将罐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我不。”

评论(3)

热度(15)

  1. ryeong阿遇 转载了此文字